魏武挥-中国广告-中国广告AD网

标签页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标签页
  • 公关其实没那么重要

    2016年3月,我和上海交大的魏武挥老师争论过“公关到底重要吗”? 魏老师是学整合营销的,现在是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他很熟悉公关界的人但自己没怎么做过公关,我是没怎么学过公关但是做了20多年公关,所以从个人角度,我说公关很重要,魏老师说公关不重要。

  • 当我们谈论自媒体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首先是勤奋、要持续、要有原创能力。发的原创文章必须达到一定频率,不能大半个月不发,那时候很多用户就取关了。其次,要有一些思想内容能够分享出来,如罗辑思维之类的;或者就是能够让人得到情绪上的舒缓,比如papi酱,就是很典型的能让人作为负面情绪宣泄的出口,这两种类型都是比较能吸引用户的。

  • 魏什么不:社会化的营销与运营(上)

    基于社会化媒体的营销,是时下的一个热点。我所遇到的营销人,几乎都在谈论这个。但我以为,很多人对于这个东西的理解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这么说,社会化营销这五个字,本身就是值得商榷的。

  • 魏武挥:浇头

    据说,浇头属于江南一带的用词,是对煮面的配菜的一种统称。比如说,辣肉面、素浇面,这个辣肉、素浇就是浇头了。尤其是这个素浇面,望文生义即可得:用素菜做浇头。

  • 你知道上个月被赞赏次数最多的号是哪个吗?

    拥有原创标记的微信公号,一部分可以得到“赞赏”的功能——大致上,都是给个人性质的自媒体的。

  • 魏武挥:大数据:利用相关性的营销

    国内有一家民营航空公司,会员不下数百万,会员的一个重要信息是邮箱地址。另外一边,微博账号申请也需要一个邮箱地址。通常来说,同一个邮箱地址意味着航空公司里的会员和微博里的会员,应该是同一个人。公司做了一个筛选,合并出10万个用户来。

  •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分享?

    前一阵子,微信出了一个规矩,在朋友圈里,如果你引诱分享、引诱关注,是要干掉你的,这表明微信反对恶意营销。但是,什么叫恶意营销,什么叫善意营销,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太难判断了。

  • 相关。因果?笨蛋! 满纸荒唐言柴静

    柴静这部片子,我在家庭晚餐上和我老爸说,这是一个补锅匠。 我的意思就是,这个片子看完了,你不会觉得怒气冲天,也不会觉得绝望至极。它很难让你产生这样一个念头:明儿我就移民,这地方,没法待了。 如果具备这样的控诉性和斗争性,却又如何?

  • 魏武挥:从伟光正到拽酷萌

    很多年以前,企业的营销,走的其实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路线,企业的使命是伟大的,为本企业工作是值得夸耀的,企业的发展思路和模式是正确的。为了将这些信息传递到目标消费群体,企业无论是文本,还是图片,都精心打造,且不允许随意改动。每一条营销信息,做得都像“统发稿”一样,看似精美,实则枯燥无味,甚至面目可憎。

  • 巨头生态之战的本质,就是封闭

    最近关于几大巨头的红包大战打得如火如荼,微信的“封杀”之战更是引发众多争议。 这些如火如荼的争战背后,一个词被频频提起,“生态”。这也是近年被各大巨头战略布局时频频提起的词,大家都在建自己的生态,但什么才能称之为生态?在钛媒体作者魏武挥看来,中国形成了所谓生态的企业,最早是阿里,目前也只有阿里与腾讯。

  • 合谋

    大概在2008年的时候,有一家出版社约我写一本营销方面的书,当时我正在一家名为blogbus(博客大巴)的博客服务商做运营官,虽然并不主管营销,但对公司的营销业务介入很深。Blogbus当时给很多客户做的营销方案就是让网站上的博客们一起参与。这让我对这本书的定名最终为《合谋》。不过,我大概写了十万字之后放弃了,因为俗事缠身,没能继续下去。

  • 听魏武挥讲互联网思维

    2014年12月31日,2014年的最后一天有幸能够聆听魏武挥老师对于互联网思维的见解。对于当前的媒体形式他也有不同的见解,他认为当前传统媒体最大的“对手”不是自媒体,而是自媒体发展到一定程度而形成的“机构媒体”,这些“机构媒体”善于运营内容,将会成为社交平台上的媒体宠儿。

  • 从单向传播到粉丝经济——新媒体实践者、研究者、批判者魏武挥谈公关

    原来,公关更多意义上是搞定一个媒体,把自己想要说的话交给媒体把它说出来。现在,随着自媒体的兴起和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话语权,可能不如媒体的话语权那么大,但总归是有一些粉丝和一些拥趸。这时要特别注意一点:沟通,这是公关的本意。以前,企业做公关更多的是单向度宣传,而忽视了公关应有的桥梁作用——应该让企业内部做产品、设计研发的人去和媒体自媒体人谈构想讲逻辑,表达一些深层次的想法,而不是简单地用一些自己撰写的素材发给媒体了事。这些都不是公关应有的模式。

周阅读排行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