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 > 详细

广告公司给自己打的广告,都是什么鬼!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9-02-22

      俄罗斯广告公司Jekyll & Hyde 制作了这一套怪诞的平面广告,号召同行跳出常规,多做一些优质又吸睛的东西,当然,主要目的是,告诉甲方爸爸:Jekyll & Hyde可不会让你的广告被白白错过。

 


 

      2014年,泰国萨奇推出了一款贱贱的APP,为甲方爸爸找了千奇百怪的借口来炒掉自己不甚满意的广告公司,以下是两位躺枪的朋友。

 


      亲爱的麦肯光明,无数次了,你跟我说这个做不了,那个做不来,我建议你们不如改名叫McCan't吧。

 


      亲爱的奥美,最近一个算命的跟我说,和一个名字里有“O”的合作会带来霉运。或者你们可以改名叫Saatchi-格威?

      萨奇当然没忘记把自己往前推,在APP里面设立自家介绍页面,小样,这点花花肠子谁不知道。

 

      乌克兰广告公司Michurin将爱因斯坦的脑袋瓜加上达利的长胡子,意即灵感与艺术完美合一,这张海报成了公司毛遂自荐的必要道具。

 

 

      2015年,纽约设计营销公司Mode Design Group更名为Viceroy Creative,为了庆祝自己的华丽变身,他们自己折腾了组广告大片,也是够拼的。

      改名后的Viceroy Creative不希望被固定在既有印象上面,他们需要树立新的形象,就像这样,穿得有点清凉。好吧,算你狠。

 


 


      2004年李奥贝纳广告公司的形象平面,出自法国摄影师Dimitri Daniloff之手。海报中,放水、群殴、众殇、乱搞、寻狗,都是街头招贴广告触发的路人行为,它家广告的说服力真是一流。

 





 

 

      开普敦奥美给新进员工准备的就职礼物——红宝书礼盒,传递着公司的品牌文化,同时配齐全套办公用具,福利了。

 

 

      李奥贝纳老先生最爱使用Alpha 245号黑色大铅笔,是李奥贝纳广告公司的重要符号。2015年7月,上海李奥贝纳策划了一场“巨型黑铅笔被偷”事件——曾位于上海李奥贝纳大楼外的这支约三层楼高的铁制黑铅笔,一夜之间不见了。8月初,这支铅笔被找到了:因为公司搬家,它被融化重铸成688支限量版小铅笔,赠予曾和上海李奥贝纳有过交集的广告人、客户和媒体。

 

 

      2014年,挪威广告公司MKNorway从挪威第二大城市、号称雨都的卑尔根搬到了首都,他们通过制作直邮,将这初来乍到的信息广告而之。邮件包含一个云朵形状的储水器与一封透明墨水写成的邀请函。

 

 

      当你把云朵里面的水挤出来滴到信纸上,就会瞧见信件的真意。

 


 

 

      苹果推出iPhone 6S时,纽约有家名为6S Marketing的广告公司坐不住了,把贴了大字报的卡车开去了苹果商店大门口。

 


 


      TBWA在比利时举行的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集会上发布平面广告,招募这些提出新鲜而富有创意的口号且敢于质疑的年轻人:“那些将新想法摆上桌面甚至将整张桌子推翻的人,具有优秀文案撰写人的品质。”

 

 

      但是,你确定能把这帮刺儿头的脑洞转化成生产力吗?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