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骆意不绝 > 详细

为什么中国的校服这么难看?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骆新   |   时间:2019-02-15
不久前,我在上海浦东新区主持一个中小学生的诗词大赛,今天的这些孩子们,其头脑反应之快、诗词储备量之大,实在令我钦佩不已!不过,有一个情况,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当我每次邀请一个参赛队上台,站在台中央,让他们拿着各自校旗拍一张照片,我却发现,许多学生总是显得有点儿萎靡不振,邋里邋遢,好像总是在哪里出了些问题……

想了半天,我才发现,问题就出在他们所穿的校服上面!

大多数学生的校服都是运动装,但几乎没有一件是合身的,普遍偏大,小骨架却罩上大衣服,就算人站直了,在观众们看起来,也难免肩塌背驼、歪七扭八。更何况,绝大多数校服的颜色,实在是沉郁老气、黯淡无光。这些运动服,不但没有突出青少年的活泼,反倒流出了一股沉沉暮气。我很奇怪,为什么中国孩子的校服会那么难看?

我这么说是有理由的。2006年,我去尼泊尔采访半个月。众所周知,尼泊尔是个穷国,80%的人口务农,2017年的人均GDP也只有835美元,远远低于我们国家当年8000多美元的水平,而在十年之前,无疑更低于这个数字。但是,我在尼泊尔看到,穿的最体面的莫过于中小学生,一水儿的英联邦国家所特有的制式校服——白衬衫、蓝灰色裤子,女生则是蓝灰色或红色的裙子,穿皮鞋;到了秋冬季节,学生们会套上英国风格的鸡心领毛衣或毛线衣,有的还打领带或领结,所有学生都统一配白色或深色长筒袜。我开始时还认为,穿这些服装的学生,可能是私立或贵族学校的,但仔细问下来,才发现,所有学生都是这样!哪怕在最穷的山区,只要父母同意孩子上学,学校教育不仅全免费,还会免费发放给学生们干净整洁的校服。在这个国家,85% 的学龄儿童上的全是免费的公立学校(尼泊尔全国一共有各级学校3万多所,在校学生600多万人,要知道,尼泊尔全国的人口才2000多万)。可能许多校舍的环境并不好,但教师的地位很高;可能尼泊尔公交车破破烂烂、人满为患,但学校的校车却非常规范,永远是一人一座永不超载;可能带领孩子上学的家长,还是衣衫褴褛、满面悲愁,但学生身上的校服却永远是一流的:典雅的色彩组合,合体的剪裁,精心的做工,完美的搭配……应该说,学生们从踏入校门那一刻起,就是被按照淑女和绅士的标准来教养的。所以在尼泊尔,我们目睹孩子们上学,是一件很养眼的事情,那些走在街上的三三两两的学生,脸上永远写着快乐,他们无疑是这块贫瘠土地上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尼泊尔对义务教育的重视程度毋庸多言,但是,义务教育中,为什么必须强调校服的重要性呢?

据说,校服最早是起源于欧洲的。当时由于战乱、饥荒等各种原因,导致部分家庭生活艰难,学校为了使出身于这样家庭的学生不产生自卑感,同时,也不使富裕家庭的学生有太多的优越感,于是规定每个学生上学时,必须穿着相同的衣服。

所以,校服代表的就是教育精神的核心理念:平等。

学生的校服,必须追求最高规格的审美,因为它是国民精神风貌最重要的体现!男生突出阳刚帅气,女生表现娴雅可爱,唯如此,才能让他们从小就树立起健康的性别意识、培养出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彰显积极乐观向上的现代精神。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的集体审美能力低下,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各种难看的校服。

我上小学时,还属于“文革”末期,那会儿,国穷家穷,并没有哪个强行规定,要求我们上学必须穿校服,只是要求大家必须配戴毛主席像章,至于红卫兵的袖标,那时已经不常见,但我们这些小学生,红小兵的臂章和红领巾还是标配(前提是,你已经加入“红小兵”)。不过,男孩子服色还是大体接近,以军绿、深蓝为主流。等我到了上初中时候,改革开放已经有了几年,那是我记忆中的“校服年代”的开始,其实,不过也就是承袭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范式:天气热的时候,基本是白衬衫、蓝裤子,冬天基本不管,反正穿什么,谅你也穿不出什么新花样。

一直到1984 年之后,全国许多中小学校,开始把“运动服”逐渐定为了校服的模板。我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与女排夺冠、中国人重返奥运会赛场等一系列重大事件有关,在那个时代,中国体育的优异表现,确实算得上是振奋了“民族士气”,特别是,如果能够穿上胸前印上“中国”两个大字的运动装,那简直就是一种时尚之美。问题是,这种当年的“时尚”,却在中小学校服顽强地坚持了将近40 年,直到变成了某种顽疾。大概全世界也只有中国人坚持认为校服等于运动服。学校和家长都普遍认为,孩子们天然好动,所以运动服最合适,而且,孩子的身形“日新月异”,运动服对身材要求不高,所以在成本考量上也最划算。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过,男女全都穿裤子,性别意识就无法被唤醒——“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同时,也极大地破坏了孩子们的审美——当今这种以运动服为基础的校服,无论在面料的选择上,款式的设计上,还是制作的工艺上,几乎都乏善可陈,漫不经心、平庸潦草,透着整个教育系统对学生人格的轻视,特别是,集体采购的背后所隐含的种种教育聚敛的可能……

学校对此的说法,很像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推诿:一旦改变校服设计,就要频繁换装,教育部门不想因此增加家长负担;而家长们对现状的解释,就显得更可笑:算了,学校这样做,也是为让我们省点钱!校服的花销,是不是应该由家庭全额承担,关键是,有什么样的代价,要比牺牲孩子成长期最重要的审美意识培养显得更巨大呢?

丧失了个性和审美的教育,根本不是教育,同样,这样强调的“平等”,根本就算不上平等,只是敷衍和无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完全是对“平等”这个词的糟践。

中国每年要举办无数次的时装博览会,但是,很少有设计师愿意专门为校服做出努力,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性问题,而是公权力在教育这个领域的垄断和怠政所导致的制度性供给缺失,因为校服市场的“水”,实在是太深了!

2018年12月2日,在北京服装学院内,举办了一场服装秀,主题是“校服”,官方的说法是——“北京市中小学校服研发与展示成果”。实话实说,只要有人愿意给中小学生们认真地设计校服,无论设计的水平高低,我都要表示敬佩。不过,看了这些冠名“文创”的设计之后,我非但没有产生喜悦,反而生出了更多的忧虑。看得出来,大多数的设计师们,丝毫没有考虑到学生的需求,竟然还有人专门弄出了一系列“裙裾汉服”、“大衣唐装”模式的校服,姑且不论裁剪的难度很大,关键是,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你让孩子们怎么行动?难道要整日跪在长席上背诵《弟子规》、梦回汉唐吗?

2018 年,全国各地掀起了一阵又一阵强大的“文创”热潮。这股热浪也影响了教育领域,一会儿要戏曲曲艺进校园,一会儿书法诗歌进校园,学生们再度成为各项政绩工程的工具。我是一向不赞同以搞“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做文化领域工作的,就像审美意识的培育,不可能依靠“大炼钢铁”一蹴而就,我倒是衷心地希望,文教改革能不能先从解决咱们的校服问题开始,“从娃娃抓起”的前提是“尊重娃娃”,将这种最基础的美育工作,以财政做保证,用设计为引领,把校服的选择权还给学生,让“运动服代校服“一劳永逸的时代,就此终结吧!

真够了。

周阅读排行

  • 论“中国元素”

    前一段徐晓东对战“雷公太极”创始人的格斗视频在网上火得一塌糊涂,我等吃瓜群众看得也是津津有味,众多闲言碎语中说得最多莫过于此战可能会影响太极作为中国文化标签的形象,当然是否影响不在本文关注之列,但此说法倒是勾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说太极被视为典型的中国元素与中国文化的标签,那么中国元素到底包含了哪些内容?这个问题看似稀松平常,但如果想掰扯清楚,还真是要费一番口舌不可。

  • 李志恒:中国广告传媒业价值链分析

    两艘椭圆形的传媒业“航空母舰”——W P P集团与阳狮集团横跨其中,周围零散地分布着许多的圆点,而这些圆点正是代表本土的广告公司。相比之下,以W P P和阳狮为代表的国际传播集团,无论从体量还是覆盖面积上都远胜于本土广告公司。

  • 重建影响力时代的公关

    不久前在“第六届中国传播领袖论坛”上,两位公关界大咖在台上做小组论坛时发生一点小争论,迪思传媒创始人黄小川先生认为,传播的态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如果没有消费者参与,没有自动分享行为,那些主动传播的新闻稿之类的东西全然无用。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