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踢踢新物种 > 详细

这一次,郎朗许巍都是农村孩子的配角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傅踢踢   |   时间:2019-01-28

        前阵子看到一篇刷爆朋友圈的文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文章讲述了一场互联网引发的教育革命。


    屏幕的两头,连着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边是成都七中,去年30多人被国外名校录取,70多人考进清华北大,一本率超九成。另一边是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


    但自从有了屏幕,200多所学校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课、作业、考试。结果是,累计7.2万名学生中,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大多数成功考取本科。


    文章的作者写道:“那种感觉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


    深井是牢不可破的命运的象征。而改变命运的机会,恐怕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这篇文章让我想到,关于北上广生活的经验和记忆,多数人都有。但我们对乡镇和农村的认识,却基本依靠影像和文字。经验和记忆尚且应接不暇,影像和文字就更注定是偶然想起,离真相很远。


    虽然“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在今天是鸡娃时常用的流行语,但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的起跑线真的不一样。


    城市孩子成长过程中唾手可得的东西,比如基础教育、普通医疗,在乡村孩子心里可能只是新闻中的字眼。当我们习惯谈论自由、公平这样宏大的词汇,他们甚至连自由能通向怎样的世界、公平的另一端是什么都知之甚少。


    我大学时接触过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也听很多去云贵川支教的朋友谈起,乡村孩子的天赋并不差,也愿意努力,可受制于眼界和方法,教育资源的稀缺让他们慢慢滑向了马太效应的另一端。很多时候,他们只是缺少机会。


    最近我意外得知,在内容领域,原来有更多的“屏幕”正在闪亮。


    腾讯和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在北京联合举办了“田埂上的梦想——艺术行动音乐会”,在快手上征集农村孩子参加,我看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孩子。


    像湖南长沙的初二学生三水,每天往返在课堂和田埂之间,没有专业设备,就用手机放伴奏录歌,自信满满,在田间唱着快乐的歌。


    像安徽宿州农村的男孩阿杰,才7岁,就已经能驾驭各种戏剧,在乡间田埂唱戏迎来了58万粉丝的关注。


    命运把个体差异很小的人,放在了完全不同的轨道上。以至于人生而平等,数百年来仍然是一句口号,一个理想。


    但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很多人像三水和阿杰这样的乡村孩子,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的坚持,也换来了回报。


    今年1月4日,在“田埂上的梦想-艺术行动音乐会”上,这两位乡村孩子站上了国家级舞台,而给他们和其他乡村孩子担任“配角”的,是郎朗、许巍这样的大牌。


    央视报道过一个名叫马辰茜的河北端村女孩,从小喜欢跟着电视学跳舞。可是,到县城上舞蹈班需要花家里一大笔钱,她“懂事”地放弃了舞蹈梦。马辰茜的妈妈在受访时曾说:“路太远,接送不方便,家里人想着算了,咱们农村人以前也没听说谁家孩子学艺术。”


    后来,舞蹈教育家、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的关於老师随同一个公益项目来到端村,马辰茜的命运从此改变了。


    一个胆怯认生,每天在田埂课堂间穿行的乡村女孩,慢慢知道了什么是芭蕾,学会了穿练功鞋,拥有了挺拔身姿和优雅气质。


    关於和妻子张萍在端村免费教授芭蕾,只要没有特殊情况,他们每周日早晨7点半,都会从北京驱车160公里抵达端村。如此5年,风雨无阻。


    5年后,马辰茜考上了河北艺术职业学院,跳进了国家大剧院、北京电视台和凤凰卫视的舞台。


    用关於的话说:“过去,端村学校孩子们的未来很简单:考上大学找到工作,考不上就回家务农,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出路。但对他们而言,考出农村也是异常艰难的道路。芭蕾,给了这些孩子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


    马辰茜的故事让我想到之前看的一本书里记录的真实历史。


    二战期间,一万五千名犹太人的孩子被送到距离布拉格60公里的特莱津集中营。


    在那里,孩子们学习绘画、诗歌,排练儿童歌剧。当一些孩子被送走,新的孩子又会到来。


    老师们极尽所能把孩子们的画保存下来,以便后世的人们能知道,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战争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但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一枝又一枝孱弱而美好的花朵破土而出,竞相开放。


    特莱津集中营里的很多孩子,再也没有长大。但他们的诗和画流传至今,提示着难以回避的往事,也展示出人性里永恒的尊严与智慧。


    按理说,这是个基调灰暗的故事,但书却有一个动人的名字:《像自由一样美丽》。


    阿多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但如果生活里没有诗歌艺术,这些孩子又该如何面对苦难?


    有些人通过艺术教育改变了孩子,孩子也用直觉和才情感染了世界上知道他们故事的人。


    看到那块改变命运的屏幕,看到前面说的那些乡村艺术教育,我想到特莱津集中营的儿童画。


    改变命运,不仅要依靠高考应试,也需要艺术哲学这些从根本上塑造人的东西。


    中国的艺术教育底子很薄,北上广的孩子或多或少接触艺术,很多还带着家长的功利心。村里的孩子,可能连机会都没有。


    而艺术教育关乎美也关乎爱,是心智发展上不可或缺的部分,也能指引人通向精神上的愉悦和幸福。如果能够得到平等的展现天赋的机会,也许乡村里也会走出未来的艺术巨匠。


   “田埂上的梦想-艺术行动音乐会”音乐会,是艺术行动的一场“汇报演出”。这台演出集合了堪称豪华的班底,央视春晚主持人任鲁豫、国际钢琴大师郎朗、知名音乐人许巍、知名作曲家乔羽、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芭蕾舞    蹈家邱思婷、中国鼓王张仰胜、少数民族歌手茸芭莘那、小号演奏家陈光和小提琴演奏家劳黎等重量级嘉宾。


这些艺术家,在那个晚上,是乡村孩子的“绿叶”,帮助他们实现艺术之梦。


    聚合中国最优秀的艺术院校和机构之后,腾讯艺术行动利用“互联网+艺术教育”的方式,打破乡村孩子所处的地域障壁,让他们能接触到国际顶级的艺术大师和作品,接受优秀的艺术教育,在艺术熏陶中认识到自我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


    中国有9000万乡村孩子,其中约6000万从未上过音乐课和美术课。但他们的音乐、绘画或者戏剧、舞蹈梦,并不会因为先天的匮乏而显得贫瘠。如果得到充分的欣赏、练习和舞台,他们也能留下动人的艺术作品。


    将这样的义举呈现在舞台上,自然有别开生面的意义。而在舞台之外,更多“互联网+艺术教育”的方式,也正在改变内容生态的格局。


    不要小看公益的力量。在每个缝隙里,都可能长出参天的巨树。这也是内容行业的幸事。

 

周阅读排行

  • “文创”的误区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前,英国驻沪总领事在一次小型的私宴上,仅仅用三句话,就介绍了英国。他说:“我们是一个拥有悠久市场经济传统的国家,在英国既强调规则与法治,又高度强调人的自由;我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数位居世界第二;英国,特别是伦敦,至今依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时尚文化创意中心。”

  • 知识付费的焦虑和恐惧

    2016年,被称为中国知识付费元年。2018年的当下,知识付费号称已经进入了下半场的搏杀。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