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东说西道 > 详细

我带“父亲”去莫斯科看决赛……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朱旭东   |   时间:2018-11-01

    世界杯四年一届,人这一辈子,从10岁看起,看到80岁,也就不过是17届世界杯而已。




    我父亲今年 79 岁,平时寡言少语,烟酒不沾,唯一的爱好就是看足球比赛,是上海申花的铁杆粉丝。


    我记得第一次在半夜里和父亲一起看世界杯是在 1982 年,在西班牙举行的第12届。


    那一届最令人难忘的比赛是法国与西德的半决赛。这场经典之战杀得天昏地暗,西德在比赛中先入一球,但此后法国追平比分。两支球队进入加时赛。


    加时赛中,法国很快射入两球以 3 比 1 领先,似乎已稳操胜券了。但此时,鲁梅尼格带伤上场作战,在加时赛的最后时刻,西德神奇地将比分追成了3比3平。


    最后的点球大战,法国人已经崩溃了,西德人笑到了最后,但决赛时,西德人输给了意大利的金童——罗西。


    一晃 36 年过去了,父亲从甲 A 看到中超,申花都变成了绿地。


    四年一次,炎炎夏日里,设好闹钟,半夜三更,父子俩一起守在电视机前,为射失点球的巴乔黯然神伤,为最喜爱却最没运气的橙色军团三剑客(范巴斯滕古力特里杰卡尔德)呼喊加油,彼此笑话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越来越胖的外星人罗纳尔多,为年轻的欧文梅西和 C 罗点赞……看球,就像在看每个人自己起伏的人生。


    每次看世界杯比赛时,父亲的话就多起来了,总是要绘声绘色地回忆起 1982 年那场法德大战,鲁梅尼格就是他一直以来的超级偶像,而在上海申花队里,父亲最喜爱的就是祁宏和申思。


    就这样,每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成为我在学生时代里,和父亲说话最多,最亲密接触的时刻。


    大学毕业后,就业、辞职、创业,自己越来越忙,虽然世界杯还是四年一届,但和父亲一起熬夜收看比赛的日子却越来越少了。


    2002 年,第 17 届世界杯第一次来到我们家门口,在韩国和日本举行。中国队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杀入世界杯,父亲喜出望外,提出要去韩国看中国队比赛,因为国家队里有父亲最喜爱的球星——祁宏。


    忙于工作的我,只能忽悠父亲:小组赛中国队出不了线的,没啥好看的,以后我带你去看世界杯决赛,来日方长嘛!


    那一年,世界杯离我们的地理位置很近,离我的能力却很远,连决赛的票子长啥样都没见过,我心里明白,带父亲去看世界杯决赛的承诺其实就是一个玩笑。


    父亲怀着将来儿子可以带他去看决赛的期待(WanXiao),守着家里的电视机又看了三届世界杯,12 年的光阴就这么看过去了,越来越忙的我,到后来也就把这个玩笑(ChengNuo)都忘了。


    我们的命运,有时,又何尝不是一个玩笑。


    2018年,第21届俄罗斯世界杯来了,当曾经年轻无敌的梅西和 C 罗都和巴乔一样,都黯然神伤的时候,终于,因为项目合作关系,我拿到了世界杯决赛的票子。


    当 16 年前的“玩笑”今天成为现实时,父亲却已经无法和我一起去莫斯科看决赛了。

    因为骨癌晚期,他只能躺在病床之上。



    为了申请靶向治疗的进口药,他每周还得拍一张自己手持当天报纸的照片,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这就是时间的残酷,这就是命运给我们开的玩笑。


    我拿着世界杯决赛的票子,却不敢给父亲看,我也不想告诉他,我要去莫斯科看决赛了。


    人生就是这样,曾经的来日方长,一转眼,就已经去日无多了。


    父亲,等着我,等我莫斯科回来,给你拍张照,我们手里不拿报纸了,就拿两张票根,这辈子,我们也算看过世界杯决赛了。


    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我来了,心里带着父亲,等待第21届世界杯决赛的哨声吹响。




    互相一次次说“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又互相一次次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时间不早了可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可时间毕竟是不早了。——史铁生《我与地坛》

周阅读排行

  • 滋源:洗了一辈子头发,你洗过头皮吗?

    洗护发市场被国际品牌长期牢牢占据,它们凭借品牌和资金实力,通过科技、广告甚至是低价策略和收购策略,一直打压着国产品牌,在渠道上几乎形成垄断。 如何伺机突围,如何在突围后形成壁垒,防止强敌模仿跟进,用强大的实力进行收割?似乎滋源面对的,是一条不得不寻找破坏性创新的道路。而“无硅油”的诉求,为何能够撕开对手的马奇诺防线?

  • 公关部第一职能是什么?

    为《中国广告》写专栏两年了,对这样一本权威专业的杂志,我从不敢怠慢,每月开头仔细梳理思想,认真码字。不过有些朋友说你写东西不接地气,我们每天工作中真正烦的事情你怎么不讲?

  • 让我们聊一聊赛事广告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Zenith 发布的数据,本次世界杯中国企业的广告总支出以 8.35 亿美元位居榜首,占各国企业投入的总计 24 亿美元广告费用的 35% 左右。如此高的占比自然引来众说纷纭,有说中国品牌成了这场西方抵制的世界杯的接盘侠,也有说这些钱花得冤……就商业广告而言,在投入后评估收益(或利益)与意义是理所当然的,至于究竟是利益重要,还是意义重要,这或许取决于你从哪个视角看问题。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