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 > 详细

视频网站13年:土豆、PPTV、酷6网、优酷们的生死书

来源:鹿鸣新金融   |   作者:李杰   |   时间:2018-10-02

    视频行业13年,世界杯战、烧钱战、合并战、版权战等,创业就是由一个个战斗构成的。在这刀风剑雨中,底牌优势的较量,权力几经更迭,话语权最终还是落到了BAT手中,曾经400多家视频网站,现在只留下欢笑和泪水都书写在故事里。

 

   1、如火如荼,方兴未艾

 

    2005年415日,在那个潮湿的南方深夜里, 土豆创始人王微和开发工程师两人瞪着电脑屏幕,犹豫到底要不要发布土豆网,5个人已经白天黑夜的忙活了3个月。“还有好几个Bug没修。”开发工程师说,“心里害怕。要不要再延几天?”土豆这条路没有参考对象,5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心里也没底。


   “发布吗?”工程师问王微,凌晨了。


   “发布吧”,王微说,“他妈的我已经付了800块钱的新闻通稿费了,不能退款。”


    还好王微心疼那800通稿费,做了个正确的决定。土豆上线几天IDG的高翔就找到了王微,两人在上海宝莱娜的花园里聊了11个半小时,各自喝了5升的啤酒之后去见了毛丞宇,杨飞,还有章苏阳。他们后来都是土豆最早的投资人。

    彼时,张洪禹和雷量还挤在成都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宿舍里忙的热火朝天,离张洪禹生病出院重新坐到电脑面前才一个月。621日第一版PPS上线的晚上,两个人兴奋的一夜无眠,一直到早上910点才睡着。


    2004年张洪禹在网上结识了雷量,一个在哈尔滨,一个在成都,第一年两人通过MSN交流信息,两人共同研制了一款基于P2P技术的万维网音乐搜索软件“MP3猎手”。


    正是顺利的时候,张洪禹因胸腔积液连发20多天高烧,住了50多天医院。期间又因为误诊,再度高烧延长住院,就这样比王微晚了一步。


    同一时间,姚欣休学开始创业,他拜访了近百个投资商,很多投资商连门都不让他进,一趟趟被打出来。但是姚欣很坦然,他当时面对上海文广负责人的否定,淡定的说,“没关系,下个月再见!”


    张洪禹和雷量也吃过找投资的苦,他俩是走技术路线的,在资本的敏感度上一直是弱点。当时他们去北京见一位台湾投资人,见面中投资人问他们明年预计净收入多少,两人尴尬地面红耳赤直接语塞,投资人毫不客气的批评了他们半小时。


    从酒店出来后,张洪禹两人默默沿着街边马路一直走,后来张洪禹对雷亮说:“继续干,咱不融资了。”


    姚欣创立PPTV的契机源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幕式,当时在华中科技大学里面,5000多名大学生守在电脑前看比赛,脆弱的校内网不堪重负被挤瘫痪了。22岁的姚欣无奈地走出了宿舍,但实验室、网吧都全是人,最后他只得跟15个同学挤在一间房看完了比赛。


    两年后姚欣瞒着父母办理了休学,于是以26栋寝室为工作室,计算机中心为服务器托管,姚欣和团队开始了封闭式开发,最刚开始姚欣住在校外,每天花一个多小时骑车到26栋。


    不愧是学霸,两个月姚欣就用VC6C++码出一万多行代码,全球首款网络电视直播软件诞生在了韵苑宿舍。


 


PPTV创始人姚欣)

 

    姚欣拿到天使融资的时候,冯鑫还为创业找投资跑的腿都快断了。他找到前老板周鸿祎,又去找了鲍岳桥,朱从军和华军等人,投资完全没影,当开始创业才发现没有想象地简单。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冯鑫终于放弃了找别人的想法,“拿别人200万,还不如自己掏20万。”于是2005年,他自掏腰包50万,创办了酷热影音,做播放器。


    而2个月前,56网就诞生了,视频行业曾一度是56网周娟等人的天下。但2008年的一次失误就让56网再难回到龙头位置,56网曾因视频审核失误被罚闭站1个月。


    当时公安和网管部门到机房拔完线就走了。内部没有一个人知道是遭到了整顿,网站不能正常运行,技术团队还以为被黑了,问遍所有人才知道是被拔线。这时再去疏通人脉,什么都晚了,优酷和土豆瓜分了56网流失的人气。


 


     冯鑫是个想干大事业的人,曾经拉了几个同学就出去闯荡,修过BP机,跑过煤炭运输,开过食品公司。虽然创业前没人帮忙,但创业后还是有贵人相助,后来在蔡文胜的帮助下,收购了周胜军的暴风影音。


     在那个还不是内容为王的时代,暴风影音牢牢占住了播放器第一品牌的地位。

 

    2、群雄逐鹿

 

    这个行业真正喷发的一年是在YouTube被收购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400多家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一下冒出,最火的时候一天就能出现30家。


    前有王微、周娟等人开路,后还有数百家新型企业摩拳擦掌,视频争霸战正式打响。


    1999年刘岩第一次看到了宽带时代的先机,那时候宽带还不普及。他去注册公司的时候,北京市工商局还让刘岩解释什么叫宽带。他先去签了3000部国产电影和3000部进口电影的版权,但是领先的意识还没配上合适的环境,于是第一次参与视频计划破产。


    此时古永锵已经为搜狐忙活了一年,他进入搜狐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在北京国际大饭店一楼咖啡厅,张朝阳喝咖啡,古永锵喝茶。本来是谈给搜狐投资的事情,谈着谈着张朝阳就不要古永锵的钱了,直接要他这个人,把古永锵给拉过来帮他融资。


    刘岩在摸爬滚打一圈后,趁着Google 16.5 亿美元收购YouTube 的热度,20063月,回来重新做起了六间房,然后靠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等短视频,一度成了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


 


        同一时刻,古永锵也在策划着上线优酷,古永锵离开搜狐那座大厦也才一年。当搜狐上市后,古永锵转任搜狐COO开始介入公司的整体运营,古永锵开始不甘心做老二,他要尝尝老大的滋味。


    于是他对外的说法成了他和张朝阳的关系是拍档,他是创业经理人不是职业经理人,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变成了搜狐的另一个代言人,开始蚕食张朝阳的地位。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张朝阳都不知道自己快被架空成“吉祥物”了。2002年,张朝阳和古永锵一起去电视台录节目,节目录制结束之后,张朝阳勃然大怒。他发现,主持人只问自己关于八卦的问题,而跟公司业务有关的问题直接问古永锵。自己虽然搞娱乐,但公司还是自己的啊,张朝阳回去就撤换了市场总监,把市场部改组来分散古永锵的权力,古永锵被边缘化只负责内容和销售。


    作为冷静的银行家,古永锵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一直给自己找事情做,并且理性的做好所有的工作,在2005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发布之后才正式离职。然后他去硅谷待了半年,整天就悠闲地陪妻子出去散步,或者待在家里上各种网站玩,后来还跑出去旅游了3个月。


    这时候汪延还是新浪CEO,不过一年后就换曹国伟成了新浪第五代老大,曹国伟上任半年后新浪就推出了一款名为“新浪播客”的视频分享平台。新浪播客和优酷的业务范围比较相似,都在争夺拍客市场,2009年在市场的刺激下融合了新浪宽频转身成为新浪视频,不温不火的到了现在。

 

 

    2007年,A站也正式把弹幕引入国内,A站的起源,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热情。最初全凭粉丝的一腔热血在经营,管理员在QQ群里审核视频。


    两年后A站最大的对手徐逸上线了B站,对于徐逸来说,这个进场恰到好处。和主流视频网站不同,A站和B站走的都是鬼畜、二次元,所以虽然前面已经有很多前辈抓住了市场,但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A站正疲于内部的管理。徐逸就这样占据了二次元的市场,还抢去了二次元“一哥”的地位。


    张朝阳给这个行业,也给自己培养出了古永锵、龚宇、李善友这些强劲的对手。20114月还在为搜狐视频邓晔和刘春的内斗烦恼不已的时候,古永锵都已经上市优酷好几个月了。


    视频这块蛋糕谁都想尝一口,但市场就这么大地方,进去很容易,立身却很难。

 

    3、金融危机下的洗牌

 

    在这条路上,荆棘遍布。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侵袭,国内“烧钱”的视频行业一片哀鸿,融资迫在眉睫。


    2006年6月,李善友跟张朝阳道别离开了豪华气派的搜狐大厦,带着200万元就在一个农民房里面捣鼓出了酷6网。金融危机的困境让李善友心情一下降到了冰点。他不得不去找靠山,于是2009年在朋友牵线下和陈天桥开展了上海首次约会,对于陈天桥来说是瞌睡遇到枕头,正好视频是陈天桥打造娱乐帝国不可或缺的一环。


    陈天桥是想收购的,但是他很精明。买卖双方一旦有一方示弱就容易被压价,陈天桥看到酷6的形势一开始就故意压价,最后两个人讨价还价以近4000万美元成交。


    4000万美金也是姚欣第三轮融资的金额,在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之前,姚欣正准备第三轮融资。结果晚了一步,融资就此搁浅,眼看着古永锵和王微早已融资完成大步向前走,姚欣只能无奈的看着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少。


    那段时间猎头天天在公司门口活动,各种关门的谣言传的飞起,姚欣都做好退出CEP的准备了。一个半夜四点多的电话让姚欣重新坚持下去,大晚上那个员工对姚欣说他把部门都解散了,也把自己裁员了。


    后来,还有另外一个他在校招聘的学弟,他在走之前希望姚欣能够坚持下去。姚欣觉得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咬咬牙还是过了冬,终于在经历一年的折磨后,完成了C轮融资,这次融资只有B8400万美金的一半。


    危机下只会想着先解决当前问题,等度过之后各种矛盾就暴露出来了,更何况是各取所需的“商业联姻”。


    陈天桥第一次和李善友见面讨论投资问题的时候就说,“我们的价值观,理想,梦想,都是一样的”,李善友也一直高调演讲把陈天桥奉为知己。结果一年后酷6投入资金巨大,亏损却依然严重,陈天桥开始展现出商人本色,数次严厉地批评李善友:“网站做得太烂了。”打算让酷6走成本更低的新闻资讯路线,这完全不符合李善友的战略发展。


    于是在李善友和陈天桥的斗争中,李善友败北归山,这个创始人在“孩子”上市后带着700多万美元出局,在离职的那天,李善友从又破又旧的小白楼出发,一路经过学院路、西坝河,重温自己这五年来走过的创业之路。


    据说在离职前,李善友和陈天桥有过激烈争吵。陈说过自己只需要好人、明白人和能人。在他眼里李已经不符合他的标准了,所以他派人彻查李善友,找到一些财务上的漏洞,李被迫辞职,并从此对外不提盛大半个字。这都是陈惯用的把戏,李善友这个“侠客”肯定是玩不过。


    在金融危机下各个公司都要找寻出路,李善友找到了陈天桥。爆米花网的CEO吴根良无奈裁员自救,然后又在2011年砍掉长视频,公司从原来的雍和宫歌华大厦搬到了西直门西环广场,重新招兵买马转做视频社区。


    对于迫不得已的转型,吴根良也很无奈,“当时已经谈好了融资,最后投资方却食言。没有了资本助推,长视频业务拼不动版权,被釜底抽薪后,自然在竞争中败下阵来。”


    与此同时,六间房创始人刘岩也在这危机中苦苦自救。裁员、裁撤业务,从250人到60人,留下的人薪水减半,没有三险一金,所有的人都在黑暗中挣扎。


    那时一个月带宽花费最多要400万美金,这完全负担不起。于是刘岩下了一个死命令,要求团队做到节省带宽,同时又不能损失流量。当时的回复是,“做不到!”绝望的刘岩当场大发雷霆,撕裂着嗓音喊道,“操,必须做到,没有为什么。”不疯魔,不成活。于是整个工作室就在办公司里开始了不眠不休的加班,达到要求后,当时负责相关技术的同事刚走回座位就晕倒了,累的。


    内部没钱就算了,外面还一堆的人追着要钱,刘岩每天都被卖带宽的债主堵在办公室。刘岩被逼的放出狠话,“一定还清每一分钱”,同时刘岩大笔一挥写下“何事慌张”四个字,挂在了六间房的大门口。压力最能激发人的潜力,六间房一方面做挣钱的生意,一方面做新业务。终于等来了曙光,网络直播让六间房起死回生。


    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优胜劣汰是自然的法则,“活”下来的也是精疲力尽。

 

    4、“有钱人的游戏”

 

    视频行业的标签叫“资本”。


   《如懿传》被炒成一集1500万高价。版权战是有钱人的游戏,没有资金在这个烧钱的行业中根本里立不下去。


    古永锵原来是不信这个道理的,他用了3年时间成为行业老大,扛过了2009年的金融危机,还在2012年买下土豆网。他有抱负成为BAT之外的另一级,但是现实总是更容易叫人屈服,在兜兜转转后还是选择向阿里这棵大树低头。


    没有背景也只能是像迅雷一样“卖子求生”,为了能在二次闯关IPO中成功,CEO邹胜龙果断对旗下存在版权隐患的产品进行了一轮大清洗,但是流血上市也不能挽回迅雷的颓势,邹胜龙打算放弃掉原来的盈利法宝——迅雷看看。

 

(迅雷上市)

 

    迅雷看看曾是邹胜龙的救命法宝。当时迅雷第一次上市没成功,迅雷看看的出现填补了迅雷的空洞。但随着版权环境的发展,帮助邹胜龙复活一次次寒冬的迅雷看看就变成了一个鸡肋,在版权方面没有资金实力去和其他网站抗衡,邹胜龙果断“弃车保帅”把迅雷看看卖给北京响巢国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曾经的“现金牛”成了响巢看看。


    对于“卖身”,贾跃亭发下豪言,“LeEco要么伟大,要么死亡,绝不会委身于任何一个第三方,如果委身于第三方就不是生态公司或者不是乐视了。”豪言壮语总是说起来比做起来简单很多,不然乐视也不会一直高负债,自己因为资产问题跑路了。


    古永锵和贾跃亭相比是更能看清形势的,不得不选择一个靠山的时候,那就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一开始都觉得优酷要挂上“腾”字号,据说腾讯给出了3亿美元想要占比20%,还有腾讯视频做陪嫁,这条件丰厚的古永锵都心动了。结果OMG系高管们听到这个消息,赶紧飞过来誓死保下腾讯视频,马化腾这才打消了念头。


   “卖身”是这个行业的第二春,但通常都不会有好结果。


    酷6度过生死存亡危机后变身成盛大系,李善友在花光陈天桥给的3亿后,却发现2010全年亏损高达5150万美元,全年营收仅2030万美元,而且其股价一路走低,逐步陷入了“1美元”魔咒不能自拔。继李善友离职后,朱海发、施瑜、杜昉、许旭东、高峰依次成为酷6的主人,换了那么多负责人还是挽回不了酷6的颓势,一直在走下坡路。


    和爱奇艺、优酷动不动花个几百亿来说,盛大真穷,完全支撑不起酷6,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面临退市风险,再没有人能够扶起酷6。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之梦,碎了。


    同一年,人人网陈天桥给56网再次换了个买家——张朝阳,距离上次56网的卖身不过3年时间。


    周娟找了个不靠谱的靠山,她原想着找个上市的公司就可以安稳等待上市,她信誓旦旦地告诉大家:2012年是56网的追赶年。


    周娟没有等到56网追赶的时候,陈天桥也等不下去了,大手一挥卖给张朝阳,8000万变成2500万,算下来他还亏了。


    还是罗江春找到了对的靠山,他在2007年就傍上李彦宏这个大款,“很庆幸,我们能与巨人同行。风行与百度联盟一直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


    在2005年罗江春就吃尽了创业的苦头,那会视频广告也不成熟,相比王微他们的如鱼得水,罗江春是力不从心的,热播影视剧的版权购买又成了最大的成本负担。于是风行网加入百度联盟,随后摆脱了创业期的财政窘迫局面。虽然是小作坊,但是有大老板的保驾护航也是一路走到现在。


    古永锵比罗江春选择性多了点,挑挑选选的选到了马云。2015年古永锵把优酷“卖身”给阿里,他想的很美,既要获得巨大的资金支持,又要保持自身的独立运营。马云确实是同意了,但是布了一个局,用6年时间把优酷的从“古”变成了“马”,于是俞永福上岗。

 

(优酷创始人古永锵)

 

    古永锵登上纽交所的时候,俞永福刚带着UC团队去领了个2010年周光召基金会科技奖励基金应用科学奖,笑得像朵花一样。


    此时龚宇刚和李彦宏相知相识,然后合作。龚宇和李彦宏的合作隔了100多人,当时百度正打算入手视频行业,百度HR部门联合猎头为视频公司的CEO职位圈定了100多位候选人。或许因同是儒雅君子的模样,李彦宏一眼挑中了龚宇。


    时任百度副总裁的任旭阳和龚宇在中关村教堂附近一个咖啡厅见面。任旭阳:入伙吗?龚宇:入!我还带着一笔钱投资爱奇艺。


    然后4年时间,合并完PPS之后的爱奇艺有底气地在官宣文章中称自己是行业第一,这一切离不开百度的流量、资源支持。2014 10 月,龚宇在一个论坛上说:“爱奇艺比别人晚了四五年的时间成长起来,现在都已经超过其 他行业的竞争对手,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钱,砸钱。”


    其他同行都是财大气粗地砸钱,时任激动网的CEO吕文生就像是“小家碧玉”,“我们走了一条跟其他视频网站完全不一样的道路。跟同行比,我们烧的钱很少,做事都小手小脚。 ”


    勤俭持家是吕文生不得不选择的道路,他一直都很羡慕古永锵、王微他们。少年不知愁滋味,一个“钱”字就熬死了几百个小网站,吕文生省吃俭用地从这个资金风暴中活了下来。但小打小闹的结果就是激动网一直不温不火的挣扎在视频行业中,当人们看视频选择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的时候,激动网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等待被“临幸”。


    但说到精打细算,吕文生还是比不过暴风影音CEO冯鑫。“省”字当先,是暴风影音得以熬过版权大战的秘诀。“暴风的收入结构里,百分之九十都是广告,我连游戏收入都没有,就可以保证用户生长”。

 

    5、上市潮

 

    2010年是视频行业的上市年,6月酷6网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8月乐视网在国内创业板上市,12月优酷在美纽交所上市。


    这一年是李善友最风光的一年,酷6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广电总局颁发视频牌照,并且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分享视频网站。这两个“第一”让李善友甚至不把优酷、土豆放在眼里,花开盛时即衰败之时,从那之后酷6就开始走向衰落,16年甚至宣布退市。


    酷6借壳上市成功,土豆也传出了上市的消息,周娟可不甘心就此做配角,赶紧想办法突围。既然上市不成那就成为上市公司的一部分吧,几乎与此同时,陈一舟终于“做成了”一家上市公司,他的人人网需要好的原创视频内容。


    于是身为人人网的财务顾问和56网融资顾问包凡顺势牵起了姻缘,成就了一笔8000万美元的交易。周娟到底是没能如愿以偿,56网在挣扎3年后又以2500万美元卖给了张朝阳。


    56网从2010年就开始想着盈利后上市,经历两次转手后,2016年周娟又开始聊起了上市,夸下海口说预计两年后上市,等到陈睿都登美了,周娟终于决定做理性的长跑者。


    周娟是计划上市从未上市成功,王微是上市成功但还不如不上市。201012月到20118月,也就是优酷上市时间和土豆网上市时间,相差9个月,就是这9个月的差距让王微失去了土豆。


    就在土豆网酝酿多年准备赴美上市之时,也就是古永锵登陆纳斯达克的一个月前,半路杀出个前妻分财产,这一耽误就让王微失去了先机。与其说优酷选择上市的时机非常恰当,倒不如说土豆因为创始人的一段婚姻耽误了上市前程。


    王微没想到曾经和古永锵争夺行业老大的自己,会再也追不上优酷。王微什么都比古永锵早,创业早、产品上线早、上市申请早,唯独在上市慢了一步。一步踏错步步错,于是优酷成了世界上第一家独立上市的视频网站,市值30亿美元,而土豆网市值7.1美元。


    于是,201183日,凌晨4点钟,土豆的上市团队核心成员都在香港中环的一个办公室里。王微缩在办公室一个极小的电话亭里,在通一个已经进行了3个小时的电话,对方一直让他改变上市时间,王微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确认要在这个时间上市,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这时土豆和优酷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一年前王微和古永锵的季度营收相差两千万,现在差了一个亿。王微自己心里也清楚上市已经于事无补,土豆大势已去。于是,2012年优酷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土豆,王微在微博上演文艺青年的伤感退休。那年他38岁,古永锵46岁。


    土豆和优酷的结合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在合并的一年前,优酷和土豆还因为《康熙来了》的节目版权和盗播问题闹得不可开交。于是合并后两个创始人都心照不宣地极力表现出和谐状态,“土豆映像节”那天他们俩有说有笑地站在进场必经之道,还专门挑选了记者密集进场的节点,似乎是在传递一些信号。


    真正在上市掀起大风浪的还是2015年的黑马——暴风影音,暴风从侧面杀入,在PC上取得了成功。


    2015年选择在创业板上市,上市55天完成了36个涨停,总市值达到298.32亿元(约48亿美元),数据直追优酷土豆38亿美元的市值,高调的结果让人们一下就注意到了低调的暴风。10年创业没有“干爹”撑腰,冯鑫一个人吭哧吭哧地干。


    但20187月冯鑫股权被冻结3年的消息传出,让人不由得想起贾跃亭资金被冻结的时候,都曾为妖股,都是CEO资金被冻结。贾跃亭专心去美国“造车”,明年冯鑫又会在哪?

 

(图左冯鑫,图右贾跃亭)

 

    对于冯鑫来说,上市是一次跨越。对龚宇来说,这是一个执念。


    从2014年起,爱奇艺上市的消息便传得沸沸扬扬,而龚宇在公开场合的发言也总是让人猜测是否爱奇艺要准备上市了。然后这个消息一传就是5年,现在终于完成梦想,这也是第一个由北大毕业生和清华毕业生联手完成的IPO


    在上市那天,两个50岁的男人一起敲钟,伴随的是百度大厦为其亮灯。一向淡定的君子站在李彦宏旁边克制的微笑着,和李彦宏的狂喜相比显得那么淡定,但谁都知道龚宇从爱奇艺出生就开始等待,他心里有多高兴。“中间无数的煎熬,而我们终于等到了那一天。”龚宇说。


    龚宇在接受百度亮灯的时候,李善友还在混沌大学里当校长,发扬工匠精神地教书育人。大学成立那一天,李善友作为创始人在宣布的那一刻,哽咽了很久。他确实不容易,比起爱奇艺这种亏损都能亏出2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李善友的混沌大学还得靠着唾沫星子赚钱。


    弱肉强食的时代,胜利者才会被铭记,失意者和失败者连退场的帷幕都是黑白。

周阅读排行

  • 明星动辄过亿的微博转发,可能只是粉丝刷起来的泡沫

    10月16日,赵丽颖生日当天公布和冯绍峰的婚讯,直冲热搜第一,一瞬间就“瘫痪”了微博。仅一天的时间,赵丽颖的微博转发就达到了90万。

  • 从滴滴顺风车的广告看它的产品逻辑

    最近,处在风口浪尖的滴滴,宣布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等决定。客服体系继续整改升级,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加速梳理优化投诉分级、工单流转等机制。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 好的TVC脚本文案长什么样?

    足够的画面感,不用生僻字,习惯白描,越细节,越真实,越简单,距离越近。长短句合理叠加,发挥中文音节的节奏感。

  • 今天的广告公司还需要AE吗?

    这是一个最容易被模糊的职位和角色。根据不同公司的需求,对 account 而言也有不同的要求和侧重,有时更偏向于流程管理、有时像个销售、有时又是主攻服务……所以 account 不是就干那么几件事就好,而是一个一专多能的工种,更重要的是,account 是一整个项目的粘合剂和催化剂,必不可少。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