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营销微视界 > 详细

语言的蚕茧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陆亦琦   |   时间:2018-01-11
        近期一个热议的话题就是:“印度人正在占领硅谷“。越来越多的印度裔老板走马上任大型企业的领导岗位,而中国人似乎因为不抱团、只会埋头苦干,以及各种文化因素,正在被边缘化(至少在海外),从现象来看,近年来微软、谷歌等 IT巨头的确都有印度裔移民接任 CEO,请注意:这是真正出生于印度的移民,进入美国社会大熔炉中,一路跌打滚爬登顶全球商界顶端的领导岗位,我今天并不想必争辩这个毫无疑义的事实,但因为这个现象关系到我们营销人都关心的语言交流Communication 问题,便觉得很有必要对这个事实的解读提出一点不同看法。


        二十多年前在美国工作时,就接触过印度裔同事,客观地说:来自超过一百个民族组成的印度移民与来自 56 个民族组成的中国移民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同时也具有各自鲜明的共性与个性。从比较常见的共性而言,当时的印度移民在大企业中从事着与中国移民相似的工作,如 IT,以及与数字相关的统计,印度人在小学时已将乘法口诀表背到 99X99,中国人背到了 9X9,而美国人似乎比较习惯用手指头点计算器。在我观察到的印度与中国移民职场“竞争”史(如果可以这么形容的话),首先是中国移民在某些领域以压倒性多数挤压了印度移民的职场生存空间,举例来说,90 年代中期的统计领域几乎是中印移民平分天下,但到了后期,各大公司统计部门的中国移民已经占绝大多数,以至于有些统计部门开会已经可以直接用中文了。


        中国移民在海外扩张的行业不仅于此,随着人数的增多与构成的多元化,中国移民正在渗入既往外来移民较少的各行各业,并在各地形成了适合本民族的生态圈。与此同时知识型印度移民开始向 IT 业聚集,也许是当年对千禧年虫的恐惧,给了印度一次在 IT 与英语语言相关服务领域的机会,印度海外移民由此与国内的庞大 IT 与服务业群体产生了互动,开始在IT 业崭露头角。今天走上微软、谷歌这些大型企业的领导岗位,也是这十多年的储备与积累。


Google CEO 


Microsoft CEO


        从既往经历过的印度同事,或者老板看,他们在行为方式与品行上与一般中国移民并没有明显差别,并没有明显的抱团互助痕迹,用人也比较看重能力,对国籍、民族并无明显偏向。坊间传说的印度人是因为抱团才越来越多走上领导岗位的,至少从我自己二十几年职业生涯所观察到的,这并不是事实。假如说抱团的话,其实中国人更加抱团,当年我刚毕业,还是一个管培生时,我们公司唯一的一位华裔副总裁就主动与我约饭,之后在公司内的发展也得到了他不少支持与帮助。类似的关系或帮助在印度同事中并不常见,可能因为他们来自不同族裔,或受阶层的隔阂,在海外的凝聚力并不如中国人强。我的印度同事进公司后,也并没有与其他印度同事有特别的互动,相反与美国同事的接触会更多些,但这并不代表印度人真的如我们有些作者臆想的那样:比中国人更早地进入了美国主流社会。其实真正渗入美国日常主流社会的印度人其实不如华人,越南人、韩国人,或任何东北亚移民多,你今天在美国坐飞机,很容易遇上华人空姐,我说的不是国际航线;在百货店购物,也经常有华语服务员可以帮助你,我说的也不仅是奥特莱斯。

        虽然微信热帖评论员的臆想与事实不符,部分印度移民走上重要领导岗位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只是我个人对这种现象并不乐观。我之前曾经有过一位印度老板,在数年与他共事的经历,以及与公司其他印度同事的交流中,也观察到了一些印度移民的共性:超强的语言能力,这种语言优势并非简单地因为英语是他们的母语。尽管有口音,印度移民的语言表述与沟通能力通常要比一般美国本土长大的当地美国人更强。我的印度老板曾经告诉过我一件小事,令我印象深刻:他在作为亚太区领导参加全球峰会时,有一个 CEO 问答环节,他当时很纠结,要不要提问。他之所以纠结,并不是要问的事有什么特别,而是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既得体又聪明?这个问题能否给全球 CEO 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假如没有绝对把握,他最好还是不开口……纵观其他在职场上有升迁的印度同事,都能感受到这种在说话上“天衣无缝”的境界,他们总是能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对对的人、说对的话“,这种本事别说中国人,就是一般美国人也很难与其竞争。


        不过,说话能力或许能帮你在领导面前带来好印象,乃至升迁机会,但往往对事物本身的实质性影响有限。其实印度移民走上 500 强领导岗位并非现在才有,十多年前百事可乐的全球 CEO 已经是一位女性印度移民,时间久了,或许我们也已经淡忘。从迄今为止的多数实例看,印度裔高管的确智商情商都很高,但多半源自企业内部的“文职”部门(类似事业单位),鲜有来自业务部门的,事实上我之前在数家公司的业务部门任职时,也没有碰到过任何印度裔同事。


        擅长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对对的人,说对的话”不失为是一种在商业环境中“政治正确”的生存之道,但职场的“政治正确”只是一个编织完美的语言蚕茧,它与官场的“政治正确”一样缺乏实效。正如一位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过的老板曾经告诉我的:沉湎于“正能量”的教条,畅销书的“真知灼见”,培训教材上的”领导力“……不会带给你任何实效,真正的领袖人物肯定是有缺点的,你要跨出一步,尤其是大步,就会有不完美的失衡过程,这是向前行的必要前提。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印度裔高管出现,但这或许源自这一族裔特定文化背景的语言优势,它并不代表印度族裔就比华裔更加融入了西方主流社会,事实其实刚好相反。而从实效性看,我个人对大型企业选择”文职“背景的印度裔高管接任 CEO持谨慎态度,至少从既往的观察,这往往是一家企业(向下,或至少停止向上)的转折点。

周阅读排行

  • 为什么说你的产品创新是徒劳的?

    产品创新,是领先者巩固市场的手段,也是后发者弯道超车的法宝。但是,并不是所有产品创新都是有效的、有益于市场和企业利润的。对产品创新狭隘的认识,过分地迷恋技术而忽视了需求本身去创新,是市场效率和市场机会真正的屠刀。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 公关人的转型和职业归宿

    没有什么行业比公关更多变,更令人困惑。 公关人的这个问题不停地跳出来: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做到最后能怎么样?要不要转行,什么时候转?

  • 快时尚,慢生活

    快时尚已经融入大众消费者的生活,品牌之多,如ZARA、H&M、GAP、UNIQLO、C&A、M&S、UR等。所谓快时尚,英文为“McFashion”,以麦当劳式的快速贩卖方式,将时尚变为快消品,将平价与奢华结合。快时尚的关键词,在于“快,狠,准”。所谓“快”,就是产品更新快,“狠”,则是品牌竞争激烈,“准”,预测准,抓得住流行趋势,且使得消费者能产生“瞬时购买”的行为,这是快时尚品牌不可或缺的支撑点。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