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博物馆的创意与营销 > 详细

路漫漫兮修远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上海玻璃博物馆馆长 张琳   |   时间:2018-01-09



        在2012的中国当代艺术界,最令人瞩目的一条新闻不外乎是著名当代艺术收藏家乌利希克博士将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捐给了香港M+博物馆。希克博士令人印象深刻的收藏包括张晓刚、曾梵志、刘炜等数十位中国顶级艺术家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在重量级中国私人藏家建立非国有博物馆或美术馆风气日盛的今天,我一直非常好奇,为何作为拥有大量珍贵收藏的希克博士没有自己身体力行地开一家博物馆。在2017年6月,我有幸与希克博士夫妇共进晚餐。席间,我向他们提出了这个萦绕心头已久的问题,希克博士的回答却是出乎意料的坦白和直接:“做一个博物馆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我做不到这样的投入。”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背后不仅仅是自谦和低调,更是对博物馆事业的清醒认识:做一个好的博物馆,是需要何等的心血和努力。无论是可见的资金还是无形的精力,这背后的巨大付出未必是旁观者所能想象。


        这让我回想起,在创立上海玻璃博物馆之初,到底要做一个怎样的博物馆,如何确保一个博物馆健康长久地运转,始终是我和团队成员思考的重要问题。在考察了世界各地上百个不同类型的博物馆之后,有幸的是,我们逐渐摸索出了富有自己特色的博物馆经营之路。


        今天,“互联网 +”时代已经到来,历史悠久的博物馆事业同样也被裹挟其中。在这样来势汹汹的挑战和机遇中,我们需要打破传统思维方式,需要颠覆的思想,以造就无所不在的创新。在坚守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机构本质与承担重要社会职责的同时,我们决心突破这种审视博物馆的固有目光和局限,拉近博物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让观众走近博物馆,让博物馆贴近观众。“观众,同博物馆藏品一样,是构成博物馆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博物馆之名在其实,而非仅在其形。作为承载着重要社会使命和文化传播功能的博物馆不仅需要严肃而细致地对待每一件或古老或年轻,或大或小的艺术品,同时也需要充分考虑观众参观体验与精神需求。


        不同于冷冰冰一成不变的传统文化机构,上海玻璃博物馆秉持“新旧结合,有机再生”理念,逐年稳步成长。如果说上海玻璃博物馆主馆是面对全年段、最富有知识深度和广度的玻璃普及教育阵地,那么我们针对孩子们特别建立了儿童玻璃博物馆则是一座玻璃知识游乐园。这座“酷玩、酷炫、酷乐”的玻璃之城引领孩子们在玩乐中学习知识、接触玻璃,在这里我们携手美国塔科马玻璃博物馆共同进行的“天才玻璃梦想家”项目鼓励儿童大胆设想,无尽创造,保护孩子们珍贵的想象力和童真创意。而面对城市中渴求艺术,追寻新鲜的年轻人,上海玻璃博物馆为他们奉上了连续两届“Keep it Glassy 国际创意玻璃设计展”,展现玻璃创意设计的国际化视野与非凡成就。在这短短六年期间,上海玻璃博物馆不仅受到了业界的由衷认可,也受到了观众的真心喜爱,更解决了对非国有博物馆来说最艰难的自我发展和生存挑战。丰富的公共教育活动,完善的公共服务设施,使得上海玻璃博物馆的广度和纬度日益提升,为不同背景兴趣、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展现不一样的惊喜与改变。


        “蜕变逐新不止步”,正如博物馆六周年所提出的口号,上海玻璃博物馆从未裹足不前,同样在不断超越和突破自己。2014年正式开启与当代艺术跨界重要项目“退火”,由博物馆邀请当代艺术家探索玻璃艺术的边界,不断触发当代艺术与玻璃这种材质的沟通、交融与迸发,将玻璃玩出无限可能。而今年的“天才玻璃梦想家”项目又突破性地融入了公益与环保概念,上海玻璃博物馆邀请所有怀揣梦想与激情的人,将可能遗失已久的梦想收藏在玻璃瓶中,一起帮助孤独症孩子们实现自己的梦想,给“星星孩子”梦想开花的机会。自 2011 年建馆初即被 CNNGo 网站评为“中国三个不容错过的博物馆”起,上海玻璃博物馆始终以跨界、交融为姿态,为玻璃艺术在国内的发展创造更多的可能,更为城市居民提供一种超乎想象的博物馆生活方式。当踏入上海玻璃博物馆万花筒入口的第一步起,观众可以尽情期待一个全新的博物馆体验。


        知易行难。经营一家博物馆从来不是一条简单的道路。这条道路可能孤独,却注定充满艰难。同样,这条漫长的道路也才刚刚开始,如何掷地有声地走下去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和奉献。


        道阻且长。我们依然有毅力有信心坚定前行,去做一个有尊严的博物馆,做一个可以影响世界的博物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相关报道请见:http://www.ad-cn.net/read/8046.html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