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中国设计的能量 > 详细

为中国设计赋能——访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博士、副教授、PACC运营总监章莉莉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陈逸舟   |   时间:2017-12-08

在2017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展出的“炫秀”系列作品之一


      在2017年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的PACC(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展区,我们注意到一些亮眼的设计作品,它们似乎透着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那熟悉感让我们几乎可以断定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即使是不了解设计的人,也能立马从这些作品中感受到属于中国的气质。
      那“亮眼”犹如我们熟悉的事物穿了别样的外衣,也正是这种快要被我们遗忘的情结反倒为我们带来了强烈的熟悉感和喜悦,让我们驻足于这一件件绝美的作品前,思考一位设计师、艺术家是如何设计出如此有震撼力的、带有中国文化基因和精神能量的作品的。


      PACC是什么?


      创始之初


PACC外景


      在2016年,我们采访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博士、副教授、PACC运营总监、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包装技术协会设计委员会副秘书长——章莉莉女士,了解了作品背后的故事。时隔一年,我们再次会面,听她从头开始说起。


章莉莉女士


      在上海设计周上展示的作品均来自PACC,其全称为: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在上海的18所协同创新中心里,成立于2012年的PACC是唯一一所以公共艺术为核心的创新中心,直属于上海市教委,也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创新设计教育基地。
      PACC的核心有三点。第一,是公共艺术相关;第二,是中国传统非遗手工艺;第三,是城市展览、展会。PACC的主线是围绕这三个核心对研究生进行教育。
      在成立初期,PACC运作了很多与知识服务、建设服务相关的项目。PACC的项目涵盖了上海地铁的空间设计、上海自然博物馆的空间设计、“美丽乡村”的规划和建设等等。PACC将研究生的教学与这些服务社会的项目进行了紧密结合。
      从2005年开始,章莉莉参与了上海地铁空间设计项目和研究课题,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汪大伟院长的领衔下,设计团队完成了包括地铁6、7、8、9、13号线在内的多条线路的空间设计,整个运作持续到了2013年。现在,章莉莉还在为地铁空间后续的地铁车站公共文化建设工作出力。
      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上海地铁的建设多线并进。到了后期,基础建设的速度放缓,国家战略从基础建设逐渐偏向文化建设。也因此,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教学内容也随之有所微调,并在之后与PACC携手并进。2014年末,PACC逐步展开了对非遗手工艺的深入研究、实践和探索。到了2015年, PACC结合文化部、教育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PACC参与的项目),正式展开了对非遗传承人的创新交流实践。


      学什么,怎样学


      PACC将他们的研究生教育概括为“创新设计”。在大学里,学生来自不同的学科和专业方向,他们的选题也都在其所选的专业方向内,而PACC对研究生教学进行了探索和尝试。总的来说,PACC的教学有三个创新点。
第一点,是跨学科教学模式。
      在导师组的教学机制下,来自不同专业方向的导师形成群体力量进行教学,其中学生的专业背景也不尽相同。在融合的大环境下,学生获得了非常大的自由,他们通过跨学科、跨专业的形式进行创新设计,打破了学科、专业间的壁垒。




PACC的国际工作营


     第二点,PACC给学生更大的展览、展示空间。
      学生在这个平台可以获得更多实践、挑战的机会。进入PACC的第一年,学生所学课程的范围很广,他们会体验到PACC设置的多种多样的课程。到了第二年,他们必须决定做什么,并思考结合怎样的选题来做。在确定选题后的下半年,他们就开始创作。到了第三年,学生完成作品——这些作品都是跨界的。
      第三点,是目前PACC的重中之重,也是上海设计周上那些精妙作品的来源——非遗手工艺传承人的对接。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从2015年承办第一期非遗传承人群培训班开始,成为第一批进入研培系统的高等院校。研修班整合了上海美术学院和PACC的资源,形成一个共同体为传承人提供教学和服务,这也是一个更为学科化、系统化的创新教学尝试。PACC始终坚持文化部的“强基础、拓眼界、增学养”的目标,为传承人提供各种教学可能性。

灵感来源于非遗工艺的跨界创新作品


     在教学过程中,PACC有一个创新的模式和机制,即非遗传承人牵手设计师的跨界创新模式。PACC的平台的艺术家、设计师及年轻群体被整合到非遗传承人的教学中。非遗传承人有创新的意愿,但被所处的教育条件、环境因素限制,短时间内很难创作出和日常生活、当代审美更契合的作品,所以PACC试着用跨界合作的方式帮助他们创作。
      在这种跨界创新的模式中,设计师提供概念、方案和创意,传承人提供手工艺和技术。从2016年至今,经过对非遗手工艺深度的研究保护和创新设计,这种模式已经孵化出了很多优秀的非遗创新设计作品。PACC每运作一轮这样的研修班,就会积累一批优秀的非遗传承人群,也加速优化了这些作品的形成。


PACC的织绣跨界作品及设计师何然


     PACC的作品是怎么来的?


      跨界融合创新模式


      艺术是精神世界的投射,而设计的出发点是需求,也因此艺术和设计是两种不同的教育方式。章莉莉是2015级创新设计专业研究生的导师组组长,她告诉我们,在PACC的学生选题的时候会把学生分为两拨,一拨以设计为主,他们的选题以客户的立场和使用者的需求为导向;另一拨以艺术为主,他们的选题以艺术性作为出发点。
      如果以艺术方向为选题,学院会鼓励学生做一些实用性的探索,他们也会做艺术领域的跨界创新,但不是常规做法。对于这类学生,学院更注重其自我理念的表达和探索。“我们有责任让他们将理念更清晰地呈现给对象,而不是想到哪里就哪里,那是不成熟的。”章莉莉说道,“但凡成熟的当代艺术家,自己的艺术观念、构架都很清晰。所以我们对他们的艺术观念、理论逻辑和呈现方面都要进行训练。艺”
PACC的中文全称里有“协同”和“创新”二字,对他们来说“协同”或许就是“创新”的前提。协同创新实践的起点,源自章莉莉的一番思考: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都市,其对于国家的价值点在于文化的输入和输出,而文化只有在动态的交流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和价值。PACC想通过接纳一些国际手工艺人,给中国手工艺人的未来发展以借鉴。
      在PACC,被培养的不仅是学生,还有设计师。PACC设立了丰富的计划和项目来培养驻地的设计师们,如:创意设计师养成计划、国际民间艺人驻地计划等等。通过严谨的选择标准,不同国家、地区的设计师及其多元的创作手法被引入到PACC,他们的思考和技艺在这里得到了进一步开拓,在与学生、非遗传承人之间的交流过程中也碰撞出更多火花。


2015年驻地PACC的“毛毡魔法师”Lucyna Opala及其作品


Lucyna Opala与学生们


      2014年,PACC的团队来到美国一个以手工艺为特色的小城镇——圣达菲,参加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手工艺活动。在那里,团队成员学习了手工艺产业的运作方式、运营体系和管理模式,也邀请到了合适的国际艺术家来到PACC进行研究生教学和工作营驻地。
      PACC对艺术家有自己的选择标准:第一,他们的作品要和中国文化有关联性;第二,他们的作品能被年轻人所接受。手工艺人的技巧、审美和包容度也是他们的评判标准。基于这几点,PACC把国际手工艺人邀请到中国。在一个新的工作营开展之前,PACC的团队会周全地考虑设计师来了以后干什么、做什么命题、做出怎样一个作品、放到哪些展览中去……“他们来,一定是带着‘任务’的。在驻地之前,他们会把草稿发过来跟我们进行多轮沟通。等他们抵达就立马开始创作。”章莉莉解释说。
      在2015年,PACC举办了一个大型的拉丁美洲手工艺术工作营,邀请了共十位来自拉丁美洲的手工艺术家来到PACC驻地。在此期间, PACC调动了中心内所有的研究生参与,还包括招募的一些对此感兴趣的艺术家、设计师,使这个工作营成为PACC在2015年非常重要的工作营活动。就在此刻,PACC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在驻地期间,PACC从这十位艺术家里又精选了几位作为长期驻地的创作艺术家,每年他们都会来到PACC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创作。比如,PACC为Carlos Clavelli定了“十二生肖”的命题,从2015年开始,他每年都会以当年的生肖为主题进行创作。虽然Carlos Clavelli是一位乌拉圭木玩艺术家,但他创作的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作品,这体现了PACC的标准和机制。其他艺术家来到PACC也会尝试跟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并创作出新的作品,这是两种文化在交流过程中产生的新火花。


Carlos Clavelli


Carlos Clavelli的木玩作品


Carlos Clavelli与学生们


     艺术家或设计师在创作时,PACC的研究生会作为助理协助他完成,他们通过参与这些创作过程也得到了学习。在与Carlos Clavelli协同创作的时候,学生也制作出了很多成熟的木玩作品,突显了设计师驻地创作带动教学的特点。也是在这个时候,PACC尝试让国际艺术家、设计师和非遗手工传承人进行跨界合作。比如Carlos Clavelli和中国潮州木雕传承人创作出的全新木玩,就是一层层展开而成的上海城市形象。“我们坚信,在多元文化的交流下,在不同学科结合的方向下,只要大家有个清晰的目标和好的机制,他们就会孵化出好的作品。”章莉莉说。


      更大的平台,更广阔的空间


      PACC协同创新的运作理念和教育方法为学生、设计师、非遗传承人输入了更多更新的理念和想法,也为设计产业输出了更大的价值和可能性。在这里,不论是学生还是设计师都很喜欢这种交流的过程。
在非遗传承人群的研修班里,有一门为时两天的课程,是设计师跨界创新课程。在那两天,他们会把和工艺方向相关并对此课程感兴趣的设计师邀请过来。如木雕研修班,PACC就会邀请与木艺相关的、有跨界愿望的设计师、艺术家来到研修班和25名左右的非遗传承人见面。


传承人与设计师


      首先,非遗传承人会进行自我介绍——做什么,来自哪里,工艺特点,等等。随后,设计师也会自我介绍——作品及所属门类、惯用风格、创作理念等等。经过两轮介绍,非遗传承人与设计师会进行自由的沟通和交流。之后,PACC为他们分组,前提是听取他们各自的愿望和意见,最终形成以设计师为单位或以非遗传承人为单位的小组。分组后的十天就是创作,传承人和设计师通过紧密配合把创新作品呈现出来,人们可以在PACC参与的展览上见到它们。
      PACC计划上半年以产品孵化(输入)为主,下半年以展示(输出)为主,展览一般会在每年的9月开始。。在2016年的下半年,PACC一共主办、参加了10个展览,而今年他们改变了策略和方法,减少展览数量,只做最好的展览。


在美国肯塔基大学艺术视觉学院举办的中国当代非遗展“竹绣之舞”


艺术家汪大伟×设计师施斌×梁平竹帘传承人牟寅初跨界合作作品
——“兰之趣”、“独钓寒江雪”蓝牙小音箱


荷兰设计师Erik、Yvonne×东阳竹编艺人何红兵作品——大竹灯


      今年最早的展览就是9月1-3日的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9月底是对外交流展览——中国当代非遗展,选在肯塔基大学全球孔子学院示范学院成立的当地当日,以此向国外的高等学府传播中国文化。到了10月,PACC进入了11月的三个重要展览的筹备阶段,第一个是全国研培论坛、展览,第二个是一年一度由PACC主办的上海国际手造博览会,第三个是在北京恭王府举办的全国研培优秀成果展上海专场,届时公众就会看到PACC一年来所有的创新作品。


往届国际手造博览会现场


     非遗传承,PACC的主轴


      活态传承


      非遗手工艺构成了非遗文化,通过传承的方式才能保护非遗文化,这需要产业化的思维来推进和经营,形成闭环。PACC对这方面的发展持续发挥着推动作用。
      羌绣是PACC首次介入非遗手工艺保护的课题。2015年,PACC建立了羌绣数据库,让非遗文化在创新创作和衍生品设计之上更进一步,落实了非遗文化发展和保护方面的实践。
      2015年1月,PACC邀请了一位90后羌绣传承人张居悦进行一个月的驻地。张居悦在驻地的过程中学习了PACC的研究生课程,PACC的学生也学习了她的羌绣,达到知识的互动。在中心里恰好有位公共艺术博士生的选题方向是公共艺术的传承和保护。在这位博士生的牵头下,PACC建立了羌绣数据库,充实了理论基础。PACC围绕羌绣也办了很多的艺术沙龙和学术讲座,作为他们的第一个案例,他们用探索性的方式尝试。






PACC举办的艺术沙龙和学术讲座


      张居悦通过驻地,对设计有了一种新的认知。“我们告诉她,在做文创的时候不一定要全部绣上,叫‘留白’。在一个大面上只要绣一朵花就够精彩了,而当代人也能接受。”章莉莉向我们讲述这位极具悟性的90后非遗传承人通过驻地产生的令人欣喜的变化,“我们还教她配色,告诉她羌绣有很漂亮的配色体系,大胆而奔放。”他们给张居悦看了很多撞色的作品,于是在她后来的作品中,配色就往更为时尚的方向上靠拢了。
      张居悦在2015年下半年度创作的很多文创作品都很符合市场“地气”,当地政府也非常支持,给她很多创作空间并建立了羌绣体验馆。在2015年十月的北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上,李克强总理向她亲切询问了羌绣作品的发展情况。这是PACC对非遗传承人进行培训、孵化的第一个典型案例,直至今日PACC还时常与张居悦进行各种合作。



李克强总理接见张居悦


     在张居悦驻地的一个月结束后,那位领衔建立羌绣数据库的博士生利用过年的时间来到了四川阿坝州寻找并邀请合适的传承人到PACC驻地。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年四月,一位年过半百的羌绣县级传承人带着她的姐妹来到了PACC,展开了羌绣传承人的第二轮驻地。
      第一轮驻地是教学互动,第二轮就是做创新作品。在她们来之前,PACC已经联系了跨界设计师和相关工作单位,邀请到了十位设计师。PACC让两位传承人教授设计师什么是羌绣,因为如果设计师没有看到羌绣的绣片及其日常穿着,是很难体会到羌绣的手工艺之美的。在那两天里,她们从阿坝州带了很多绣片来到上海,告诉设计师为什么要这么绣,每个图案有哪些含义,为什么用这几种颜色……她们还教设计师体验羌绣。在这些基础上,她们和设计师在后面的三个月里创作出了很多创新作品,到后期更多的是她们回到阿坝州之后创作。
      在之后的PACC第一届跨界创新作品展上,一件占地面积五平方米羌绣法式黑色大礼服“大山之托”艳惊四座。这件美妙绝伦的大礼服的上半身全部由羌绣素绣构成,在2015年7月被送到巴黎Les Suites展出的一周内,立刻有国际买手预定了两套。

服装设计师秦旭创作的羌绣法式大礼服“大山之托”


      从大山到巴黎,PACC建了一座文化沟通的桥梁。在今年的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我们又看到了PACC精巧夺目的全新织绣作品,它们来自另一个非遗织绣技法——苗绣。
      “每个跨界创新作品的背后都有很多故事。”章莉莉说道。苗绣有上百种绣法,其中一种被章莉莉形容为很“理性”的绣法是数纱绣,它的跨界创新源自PACC设计师的一次发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苗绣传承人带过来的一片绣片,在了解到是苗绣的数纱绣之后,他把数纱绣印在了鞋子上,并结合了施华洛世奇水晶,使之变得更时尚。PACC的团队又请到了海派旗袍设计师苗海燕制作了一件衣服,展出于今年的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这些作品与其他设计师设计的作品合称为“炫秀系列”。


苗绣传承人吴必花与设计师单琪合作设计的“炫秀”高级定制女式小背包



“炫秀”高级定制女包



苗绣非遗传承人杨再美、sheme鞋履品牌设计师单琪、海派旗袍设计师苗海燕合作作品
——“幸福鸟”、“炫秀”系列

     在设计周上还有一套黑色礼服,其灵感也来自苗绣,被称为“幸福鸟”系列。在礼服上有只鸟的绣法叫织锦绣——它是苗绣里的“一级保护动物”,如今在苗族也很少有人会绣。在以前的苗族老绣片上有织锦秀的针法,但后来就失传了。万幸的是,章莉莉发现研修班里有一位非遗传承人的奶奶是苗族的一位刺绣大师,虽然这位老人去世了且未把针法传承下来,但是这位传承人花了很多心思复原了这种针法。之后PACC团队主导设计了这只代表“传承”的幸福鸟,把这种珍贵的绣法绣在鸟的身上是希望它不要再失落。“中国的非遗文化已经到了非常紧张的时刻,如果再不保护,老的一批人走了之后这些技艺就会没有。”章莉莉略带惋惜地说道。




“幸福鸟”




在2017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展出的“幸福鸟”、“炫秀”系列作品



“炫秀”高级定制女鞋



“幸福鸟”高级定制女鞋


      PACC注重教育非遗传承人,给他们的技艺做各方面的保护,通过文本和视频的记录来抢救这些技法。对此,章莉莉解释说:“为什么叫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它往往不是通过物质传承下来的,很多来自于口头文学和音乐。它不是通过一样物件传承,比如老绣片传承下来的只是一个老绣片,但技法却失传了。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让非遗技艺活态传承,让以后的人能有兴趣复原老的技艺。”



在织绣研修班中讲解刺绣过程的非遗传承人


     章莉莉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研修班,第一年进来的都是大师,到了第二年PACC又做了竹艺班,这时候他们的儿子、女儿也来了。


      非遗传承的“生意经”


      非遗传承人虽然技艺精湛、手艺娴熟,但他们缺乏传承和创新的思路。对于此,PACC通过协作项目帮助非遗传承人掌握一定的策划、设计能力,如一竹一世界非遗研习项目、织绣创新非遗研习项目、稀捍行动(PACC参与的活动)等等。从这一批批艺术设计和文创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非遗文化为设计带来全新的价值和启示,散发出前所未有的魅力和活力。
      非遗文化的创新成果还要通过在国际上传播来传承。这就是为什么PACC要请国际设计师和非遗传承人跨界合作的原因。将国际设计力量与中国手工艺结合能使这些作品在当代国际设计行业被认可并迈向国际市场。
      今年,PACC通过银饰锻造的创作项目邀请到了两位荷兰的当代设计师和四位苗族银饰锻造传承人进行合作设计。这几位传承人擅长做银花丝和苗银锻造。通过跨界创新模式,传承人创作出了不同于传统苗族银饰具象化特征的当代银饰九件套,吸引了很多国际设计师。虽然在作品设计过程中设计师设计得多,传承人做得多,但传承人在创作过程中也会产生审美上的变化,他能通过接触从未看过的审美风格拓展眼界并做出自己难以想象的作品。


苗银锻造作品


传统苗族银饰





银饰锻造跨界作品


     当代银饰九件套不仅在国内展出,还在荷兰博物馆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展出,之后又在欧洲的各大博物馆巡展。PACC今年举办中国织绣当代艺术展的原因也是为了让国外人群通过欣赏苗绣蜡烛灯、苗绣长卷以及带有中国传统留青竹刻元素的拎包等作品,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当代感,观赏过这些作品的人都很惊讶和喜欢。非遗文化通过跨界创新的方式向国内外人群呈现出来的不仅仅是美,还是散发着全新生命力的中国非遗文化丰富的当代性、传统性和技艺特征,跨界的价值不可估量。






当代银饰九件套部分作品


     去年,PACC邀请海派旗袍设计师苗海燕在羌绣的基础上以《桃花源》为蓝本制作了一套缂丝跨界作品,用视觉再现了《桃花源记》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景象。今年他们的作品是缂丝跨界,取材自《千里江山图》。明年,PACC还会与一部剧目跨界合作,剧中所有舞美均以竹编制作而成,服装则对接了沪绣工艺,银头饰对接苗银锻造和银花丝……它将是一部非遗音乐剧。





《桃花源》主题的缂丝跨界作品




《桃花源》主题跨界系列作品配色过程




《桃花源·寻迹》缂丝高定女鞋


     PACC以当代设计再现传统技艺的精神,回归生活并重建中国美学意境,这种通过现代设计手法寻找中国文化基因的创造过程令人振奋,他们用当代的审美思维唤醒在人们基因里的那份中华情。

      PACC在传递什么?


      在初心之前


      PACC展出的跨界创新成果,不只是美。当下公众的需求是希望能看到激起他们好奇心、探索欲的有内涵的作品,PACC的目标就是能让更多公众产生这样的需求。
      如果说产业化的思维为非遗文化提供了一个价值输出的平台,那么教育思维将会为非遗文化创造一批具有审美意识的公众。PACC的另一责任就是不光让公众看到一件设计品有多美,还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这么美。
      章莉莉还是一位设计师,她在本科、硕士研究生期间学习了视觉传达,到博士生阶段她的攻读方向是公共艺术。章莉莉回忆道:“在学设计的时候,恰好也是国际设计理念进入到中国的过渡时期。当时我们看了很多德国、日本设计师的作品,感觉尤其是日本设计师的作品虽然没有非常具象的东西呈现出来,但一看就是日本的作品。为什么?因为它有种文化特质、视觉特质。” 
      章莉莉思考到,与日本设计师形成对比的是中国设计师在90年代末做出的作品,那些作品缺乏本土性。“那我们自己的风格到底是什么呢?”这是章莉莉当时一个持续很久的困惑。直到后来,在她看到一些香港设计师的作品之后,发现原来中国文化还有那么多的特点。这时,她又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呢?


靳埭强作品



陈幼坚作品


      章莉莉了解到,人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文化教育里较缺少视觉意象的部分。她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在高等艺术院校的教学体制里占比很小,就她那个时期来说是没有成体系的内容的。后来,章莉莉逐渐发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传承其实就在中国非遗手工艺里。迄今为止,她接触了很多非遗传承人,他们的作品让她惊艳。“苗绣里的绣片、配色只有这些传承人配得出。比如那22米的苗绣长卷,里面的人那夸张的表情,我这辈子都做不出。”章莉莉似打趣似地说道。



被称为“苗族人的清明上河图”的22米苗绣长卷,在2017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上展出


     又比如竹编,其编织技法千变万化,章莉莉在看到生动的东阳竹编、精巧的青神竹编等各地竹编、竹雕之后发现里头大有学问,但没人做过系统的研究。通过PACC的跨界融合创新模式,竹编技艺得到了传承和发扬,比如留青竹刻传承人与荷兰设计师Lotto共同创作了竹艺毛巾环,还有道明竹编传承人与荷兰设计师Yonne共同创作了现代感极强的竹包等等。



非遗竹编的编法图案




由150块蕾丝般的竹编和50块彩色透片组合而成的竹编万花筒,入选2017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设计之都-创意推荐榜”


      在章莉莉看来,非遗文化是中国文化非常核心的一部分,但这部分的核心价值恰恰是很多设计师不知晓的。“我很幸运,从事研培教学可以和传承人接触并了解到非遗之美。”章莉莉说,“我觉得有必要把当代设计和中国传统的非遗文化进行有效对接,让更多的设计师知道这一部分。”



中国竹编非遗工艺








青神竹编跨界手工艺作品


     早在2011年,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在上海设计大展上展出了一个名为“设计加油站”的空间设计,他们在里面融入了非遗文化的元素。章莉莉认为,非遗文化的视觉部分是中国当代设计的能量,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所在。据章莉莉的观察,中国当代艺术界有很多人做出“空虚”的作品,而在非遗文化里恰恰有很多积极的元素可以通过与当代艺术结合的形式表现出来。
      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的精神支点在中国非遗传统文化里,但很多设计师、艺术家没有机会接触到其核心。对设计师、艺术家来说,文化就是精神支点,他的观念将围绕这个支点展开。 
      在学院里,章莉莉接触到了从本科到博士不同层次的学生的作品,每个阶段都有各自的特征。其中,本科生里有很多人并不了解中国文化的特征,在理解方面比较缺失,变得迷茫。由此,章莉莉认为一切要从幼儿教学开始,推广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这也同PACC进行的一系列具有开创性、前瞻性和实验性的尝试一起,构成了PACC的公益意识、责任意识和价值体系。


      审美意识


      有人说,时尚即当下的艺术,而当下即未来。章莉莉认为,时尚就是动态趋势,是公众共同认知的一个审美的爱好、趋向。有人研究这些动态的发展,而设计师就是研究并实践的那群人,他们有责任去引领公众看到好的东西。
      在当今市场上,开始出现不少以非遗传承为特色的工艺产品,以及一些主打新中式美学的设计品牌和产品,或许这就是目前设计产业的趋势之一。对此章莉莉认为,中国在不断全球化的过程中也在进行自我意识的文化觉醒,这两方面在同步成长。在自我意识的文化觉醒方面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美,而政府也在倡议发扬传统文化——但这只是自上而下的传播,而真正的审美意识应该是公众层面的自下而上的传播。
      如何让人们重新回归到欣赏传统且美好的事物上来?章莉莉阐述道,但凡一个成长都需要时间——设计师的成长也需要时间。PACC和诸多高等院校的责任是提供课程或讲座,向设计师传播优质的信息和内容,从而让青年一代的设计师更了解中国文化,并自发地热爱中国文化,最终运用到作品中。“只有他们成长,公众才会跟着他们成长。”章莉莉说。
      PACC想通过影响一批青年设计师作为起点,而另一个关键就是儿童。PACC制作了小学拓展项目,结合小学艺术节,让研究生给上千名学生上课。




非遗课程进小学



体验课程中的手工艺创作



孩子们在体验课程中展示扎染手绢



孩子们创作的扎染手绢


      对这些孩子来说,虽然这只是零星的课程,但这种做法一定会有用处。接下来,PACC还会在世博展览中心举办第三届国际手造博览会,面向普通群众。国际手造博览会是2015年上海优秀公共文化品牌项目,文广集团也高度认可国际手造博览会庞大的辐射面并于今年正式担任其指导单位,以推动非遗文化的整合发展。章莉莉总结道:“PACC不仅在培养青年设计师的核心力量,还让培养出的成果进行点的传播和实验。虽然我们能力有限,但抓牢关键点一定会扩散,也一定会有人学习我们的模式。”




2017年11月由PACC主办的国际手造博览会海报及部分文创产品


     对设计产业来说,公众是传统文化的消费者,只有他们的观念成熟了,设计才有价值。因此,PACC认为公众的审美意识也需要培育。
      不少非遗传承人的作品不能被赏识和购买,是因为他们没有欣赏者、喜爱者,一方面是因为其作品跟当代的审美脱节,另一方面是他们不知道这些欣赏者、喜爱者在哪。PACC不仅让他们做创新作品,还会找到合适的品牌来帮助他们传播,培育非遗文化的粉丝,由此才形成良性生态圈。章莉莉相信,通过教育、普及的方式改变公众的审美意识,将反过来推进设计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传播意识


      当今中国品牌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它们和当下的设计趋势一样,追求本土化与全球化的整合,也讲求多元化与个性化。章莉莉认为传统文化也将在本土品牌身上复兴,通过对近两年包装设计行业的观察,她看到了两个趋势:第一,上海包装设计的设计风格和设计语言正逐步赶超亚洲发达国家;第二,一些本土的龙头品牌正在将中国元素应用到它们的包装设计上。
      比如上海家化旗下品牌佰草集在去年推出一款产品——“御·五行”系列。它将中国燕京八绝的金花丝锻造应用在瓶盖上,花纹出自金花丝大师之手,图形则由设计师设计,叫做“气韵相生”。这款产品的瓶盖还点缀了代表品牌的银杏叶,也全由丝线制作。


佰草集的御·五行系列


      上海家化的设计总监徐军会经常来到PACC和老师、设计师们讨论,他们在思考如何把中国传统手工艺结合到包装设计上。除了金花丝,徐军今年跟PACC的木雕班进行了一番互动,他有意愿将中国的木雕文化和他的“太极”系列相结合。
      上海家化已经认知到中国文化的价值,他们的设计团队也在学习和了解非遗文化。这是PACC有意愿合作的品牌,也是因为一个文化通过设计出的直观产品才会更有效地在大众间传播。基于教育机构的定位,PACC的主要事务围绕前端创新孵化。至于后期的转化,章莉莉告诉我们,他们的立场就是要保护非遗传承人的利益,同时也要培训非遗传承人具备专业的合作意识。

      未来的目标


      章莉莉告诉我们:未来,PACC在持续进行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设计跨界融合的试点的同时还要将地方建设服务作为重心。
      PACC在莫干山有长期服务基地,有一批青年艺术家长期驻地莫干山。在这样一个基地里孵化出的作品不仅带动城市人的审美趋向和潮流,还可以带动资源回归到乡村,助力地方建设。


莫干山的竹林清风


      “为什么在乡村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城市?那是因为乡村虽然有很好的资源,却不懂得发扬其本身的吸引力。”章莉莉坦言。有很多乡村推进“一村一品”,以这个发展目标为导向,比如莫干山盛产竹子,PACC就会把竹艺的工艺、技法合适地转化后,让它回归到乡村。通过这种方式,很多人就能凭借他的一手技艺养活自己,享受一方田园生活,还有渠道将产品输出,何乐而不为?




竹艺传承人与设计师



莫干山农产品包装设计工作营的设计作品


      PACC秉持“公共艺术地方重塑”的理念,每年都会开设公共艺术论坛和评价会。通过公共艺术的思路,可以改变社会,给社会的发展添砖加瓦。非遗手工艺及其生态链在完善之后,文化重心、生产重心都将集中在乡村,带动地方建设,既实践了“美丽乡村”的发展理念,又夯实了非遗文化传承的基石。


      后记


      PACC已经为世人带来了不少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设计佳作,但这只是开始。如果PACC的作品已经叩击到人们的心灵,那么在未来,必定会有一批后起之秀——他们懂得创造,也懂得欣赏,还懂得传承。
      设计究竟要具备怎样的思考,才能为整个产业甚至社会带来新的启发和价值? PACC摸索出一条极具借鉴意义的道路,通过跨学科、跨地域、跨文化、跨人群的项目,打造出一个平台——学生与设计师、艺术家合作,设计师、艺术家与非遗传承人交互,他们又与公众分享和交流。在这过程中,他们探寻设计的真谛,将非遗技艺重新创造,用当代设计思维为非遗文化搭建舞台,通过产业化和教育的视角为非遗文化的复兴推波助澜。这既是保护,又是传承,更是责任。
      在此引用章莉莉的一句话:“今天我看到身边更多的年轻人开始产生对传统手工艺的痴迷和探索,让我真实的感受到中国的文艺复兴似乎已经到来。”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