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营销微视界 > 详细

也谈工匠精神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陆亦琦   |   时间:2017-09-29
       曾几何时工匠精神成了一个时尚的新名词,人们似乎一夜之间找到了对所有粗糙产品乃至服务质量的解释,都是因为工匠精神缺失了。似乎工匠精神也为这个介于工业与数字时代过渡期的社会指明了未来发展方向,无论是产品的精致,还是重新找回一种失去的精神。
       在中华文化或汉字中,工匠是一个相对古老的概念。我上次读到工匠这两个字还是儿时一本关于鲁班的连环画。不过近期读到工匠精神,更多是国外的、当代的故事,有日本寿司师傅一丝不苟追求一碗饭的极致;也有德国工人对房门严实无缝的偏执……随着工匠精神这个概念的不断发酵,我不得不开始思考这种精神,这是不是工业时代的产物?或是我们在数字时代仍然应该倡导与追求的精神?
       自从蒸汽发动机的发明标识了人类工业文明的起始,工业时代一直是以分工与批量生产来提升劳动生产率为特征的。这个特征决定了随着生产技术的成熟,质量将日益趋同,这一点在今天的汽车产业已经很明显,上世纪80-90 年代,德国与日本汽车制造商在每百辆新车故障率方面要远比英国、美国、法国的低得多,但进入21 世纪以来,这种差异已经越来越小。假如说工匠精神是工业时代的产物,那么至少这个所谓“工匠”的结果与精神的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与技术工艺的成熟相关。从这点看,工匠精神似乎并非工业时代的产物。
       那么工匠精神会不会是数字时代的产物,似乎我们是进入数字时代开始关注起工匠精神了。不过数字时代之所以有数字二字,它有一个显著特征:可复制性。不仅是可复制,而且是数字化复制,不是手工复制。因为已经经历了工业时代,理论上讲数字时代应该是一个质量相对同质化的阶段,你选哪辆车,更多的出于车型、功能方面的个人喜好,现在你已经不太需要因为质量差异而对其他喜好做出取舍。就这些特征而言,工匠精神似乎也不是数字时代的产物,甚至不是我们在数字时代还应该如此再次拎出来强调的话题。



       既不是工业时代,也不是数字时代的产物,那么工匠精神究竟是什么时代的产物?你或许已经猜到了,是的,它是鲁班时代的产物,确切地说它是农业时代的产物,是对那个时代不从事农耕作业的手工艺人的职业描述。在地域相对隔绝的农业社会,对产品的数量需求不大,手工艺人可以在单件或少量作品上花更多的时间,我们在博物馆中看到的多是此类精力投入的结果。所谓极致的工匠精神产物是具有其明显农业时代烙印的。
       回到刚才提到的所谓德国人做的门、日本人做的饭……无论这两个国家的工业化程度有多高,它们仍然保留了一部分手工工艺,事实上工业发达的结果导致了社会富足与福利,使得希望从事手工艺的人没有太多的生活压力,可以做一个自己认可的作品。相对于在中国的手工艺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广东的画匠村,大量画匠(没有成画家的机会),画大量的画,等批发商来收购。我们不是没有工匠,但在这个工业向数字时代过渡的特殊阶段,我们的工匠只能用用双手追赶机器,请不要对他们太苛刻,一切仍是迫于生计。
       我们虽然已经成了世界工厂,却还没有从工业时代真正走出,这也是我们还在经历不少粗糙劣质产品服务的根本原因,我们不能无视时代背景与现状,开始空谈农业时代的工匠精神,即使哪天我们真能召回工匠精神,它也不可能从产能上满足现代社会的要求,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技术与工艺的提升,使我们不再被质量问题所困扰。

周阅读排行

  • 红星美凯龙:成长模式决定了出路

    我们在进行营销企划时,总会涉及到多方面全方位的研究,比如核心价值探寻、产品创新、产品卖点、价格调整、渠道拓展乃至于探寻借势的机会,服务的机会等等。看起来事无巨细甚至略显纷繁,但是我们却始终能保持清醒,并将那么多工作有条不紊地纳入一个完整的营销体系中,为什么?不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是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企业的成长模式服务的,确定了正确的成长模式后,才能为其配置各种合适的武器和弹药。

  • 什么是营销创新 ?

    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是:不要重复发明轮子。市场创新的关键之处在于解决别人没有解决的问题,而不是反复解决别人已经解决过的问题。

  • 话说广告KPI

    KPI这个词在广告业中出现频率很高,它是把绩效评估简化为对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

  • 公关人的转型和职业归宿

    没有什么行业比公关更多变,更令人困惑。 公关人的这个问题不停地跳出来: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做到最后能怎么样?要不要转行,什么时候转?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