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 > 详细

世界在等待中国的声音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老锣   |   时间:2016-12-22

本文由龚锣工作室授权《中国广告》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本文作者:老锣

中国的软实力和中国音乐——中国的希望还是噩梦?

软实力和中国音乐这两个名词看似毫无关联。现阶段,中国音乐几乎不向世界发声。21世纪的中国日益成为世界上的主导国家之一。世界范围内的人们已经渐渐意识到了中国在全球架构中的新地位,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却对当今的中国了解甚少。当然,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备受尊重。但它似乎已经无法代表21世纪的中国了,就像埃及的金字塔已经无法代表现在的埃及一样。中国的软实力需要更加强大并深化,使其能够代表21世纪的中国发声。这样一来,音乐便成为了增强国家软实力的强有力的工具之一,中国音乐在世界舞台上的缺席应作为一个严峻的问题和紧迫的任务被对待。

首先,我们要看看我们在谈论什么:“软实力”这一名词被约瑟夫·奈创立于20世纪90年代,他将其定义为一种与硬实力(基于经济和军事力量)相对的政治力量,“软实力”主要与文化相关。在政治层面上,“软实力”通常被理解成“影响”、“游说”和“操控”这类名声不太好的意思。但如果我们从基本的人类层面来看待这一说法,我们便会发现软实力其实是一种能够使其他国家的人们了解自己国家的方式,能够使非本国人和你感同身受并与你的国家建立起某种程度上的联系。我不想讨论这一说法的政治意义,这件事情已经有太多的专家在做。我所在乎的是如何使那些在中国之外的人看到并且感受到21世纪的中国。

即便是在我回到德国的时候,我也会常常跟我的朋友们谈起中国。我发现就连一些我最亲近的朋友们也对中国了解甚少,并且在他们的心中对中国和中国人并没有共鸣。不可否认,每个人都知道中国伟大的历史和它震惊世界的发明;中国的传统艺术在世界上享有极高的声誉。但为什么在我的祖国德国,人们对中国无感呢?为什么他们没有与中国建立丝毫的联系?不得不承认,德国媒体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今中国的问题上并对其进行报道的这一做法带有一定的偏见,它们没有以平等的眼光去看待中国。但这并不足以作为缺乏共鸣的借口。我们必须找出哪些东西真正来源于中国,这样才能向世界发声。

一个国家的文化是其人民建立并创造的,而非这个国家的政府。的确,政府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文化首先会跟人民站在同一战线。全世界的人对此都心知肚明。我的德国朋友们主观上很想与中国建立联系,但他们所能做的非常有限,他们需要通过人来建立联系,他们还需要与中国人共同感受。我的一个表妹告诉我,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她很为获得金牌的中国运动员感到开心,但她很难这样做,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为什么网球明星李娜在世界范围内如此受欢迎?因为她会把属于她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她说她打网球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她的国家——值得注意的是,这两者并不矛盾,李娜成为了很多中国人心中的骄傲,并且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就印证了这种依靠人来建立的联系很难以缺乏鲜明特点的交响乐形式向海外传播,在这种方式下,人与人之间无法建立联系,他们所看到的只是一种宣传手段,音乐演出可能会令人印象深刻,但这并没有以国际化的语言发声。需要被赋予这一使命的是艺术家,且艺术家必须要通过其个人的艺术与他人建立联系,他必须通过在世界范围内能够被理解的音乐语言发声(在后文中,我们会详细分析中国音乐的含义)。当然,对于我来说这是完全可行的,我有一个如此优秀的中国妻子,我感觉自己已经是大半个中国人了。但在中国之外,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的联系,有时即便是他们有一些中国朋友,他们仍旧无法对中国产生共鸣。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这一现象感到非常遗憾!

我们需要明白一件事,我们所做的事情与宣传无关,与操控他人并使其盲目的迷上中国无关。这更多的是基本的,人性层面上的联系。这种联系在文化和艺术方面体现的尤为明显,并且艺术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易于传播且能够被大众广泛接受的形式。

如今我们不得不发问,能够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声,使世界人民觉得自己与中国息息相关的中国音乐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回到软实力这个名词和其创造者,奈在一篇日期为2012年的文章中写到“信誉是最稀缺的资源”。我们应以此作为我们分析的基础且坦诚地面对分析过程中所涉及到的一切。


事实是怎样的,现状是怎样的?

让我们首先来看几个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的中国音乐家,在此只提为数不多的几个(实际上也的确为数不多!):谭盾、郎朗、马友友、李云迪、陈美。他们有何共同特点呢?其共同特点有两点,第一点:他们都以个体的形式出现、他们是有着情感、想法、力量和弱点的鲜活的形象。第二点:他们表演或创作的都是西方古典音乐!的确,他们是中国的形象大使,但他们并没有致力于中国文化。接下来这点就很有趣了:我敢说,他们的艺术技巧并没有像外界流传的那样与那些世界瞩目的致力于西方音乐创作和演奏的艺术家们一样突出。在我看来,这是世界对来自中国的音乐家们饱含期待且需要其站在舞台上能够被世界人民理解的明显标志。然而,如果中国真的想要对世界发声,那么就必须要有能够象征中国、能够承载中国历史、最重要的还是要能够代表21世纪中国的声音。另一方面,这种音乐需要能够被世界各地的人们理解,使人们感受到与中国的联系。那么这样的音乐在哪里呢?它当然还没有向世界发声。但为什么世界又如此期待中国之声呢?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让我们来看看当今中国流行乐坛,流行音乐作为传播范围最广的音乐风格:流行音乐家们普遍都会有这样的言论“我想要使中国的声音走向世界”。迄今为止,他们仍旧鲜有建树。对此我们不得不说,这一想法是不切实际的,现阶段的中国流行音乐极度缺乏自己的特点,因此几乎不可能被中国之外的人听到。然而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不是真的这样想。中国流行音乐家真的想要被世界听到吗?他们有自信能够让世界聆听他们吗?亦或是这样的说法仅仅是作为一种针对国内的营销手段?为中国音乐开辟国际市场并没有那么容易,这需要足够的勇气,极强的专注度和不懈的努力——当然,我们所做的一切必须能够达到能够登上国际舞台的标准。这多容易实现呀,我们就呆在中国然后装作很国际化的样子就可以了——我发现,现阶段这样的态度非常普遍。

仍有为数不少的中国流行音乐家宣称要实现“国际化”,“国际化”这个词已经被频繁应用在中国流行乐坛中。它意味着音乐被世界各地的人接受,意味着音乐在国际层面拥有听众。但实际上,在中国流行乐坛,“国际化”仅仅意味着听起来像美国流行音乐。音乐越不中国化,就越国际化,至少现如今的中国流行乐坛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相信所谓的“国际化”。这意味着最终,那些与中国文化关联甚少的音乐将会成为最国际化的音乐,并在不久的将来会享有极高的声誉。

现在,我们一起站在外界的角度来看待这一现象:如果中国音乐家一味地模仿西方音乐风格,并标榜这就是完全能够代表当今中国的音乐,那中国之外的人们会怎么想?在此,我作出两种假设:第一种观点认为“很明显,中国没有自己的声音——这样一个国家如何能够在世界舞台扮演重要的角色呢?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想要剽窃来自西方的一切,包括文化。”在我看来这两种观点都不能够代表当今的中国,但这的确是我们现阶段的所作所为酿成的后果。

当然我们不应该一味地责怪艺术家们,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结构问题。致力于推广流行音乐的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平台、数不清的电视音乐节目都无一例外地参与到推动中国音乐走向国际化这一浪潮当中,并装作他们能够做到。然而他们并没有。电视台在意的是收视率,因此他们只播放能为它们提升收视率的节目。所以为什么它们向观众传达这些“空洞的梦想”呢?为什么它们对中国人说“我们把我们的声音推向了世界”能够带来收视率的提升呢?这是因为所有的中国人都认为,他们的声音需要被世界听到。他们想要被理解和尊重。作为一个德国人,我曾多次被美国人时刻标榜着“我们是最好的”这种态度激怒。一方面,这种态度宣扬了一种任何梦想都能被实现,任何事情都能被做到的正能量。但它也很轻易就会成为一句只为使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空话。我很怕当代许多年轻人效仿这种态度,通过这样一种“民族优越感”来获得自信。当然,美国和中国除了拥有与众不同的历史之外,也展现出了惊人的科技和文化成就。但在我眼中,把这些成就混入与其他国家的比较中,使个人的自信植根于民族优越感中,这一做法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这与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息息相关,我们更要杜绝这一态度的泛滥。现在的电视台甚至在音乐节目里都在玩所谓的“民族优越感”游戏,我们也知道他们这么做无非就是出于收视率的影响,这一现象表明心怀“民族优越感”可能是中国人身上的一个普遍问题,这一问题必须被严肃对待。我相信,中国人的确有权力为他们的国家和文化感到自豪。但这种自豪应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找到其落脚点,且作为音乐家,他们需要与那些能够使人引以为傲的事物建立联系。


现在,让我们的目光重新回到音乐上并聚焦于音乐学术界:音乐创作被称为作曲,对于中国音乐来说这是个新名词。早在20世纪之初,当欧洲的总谱脚本传入中国时,中国音乐作曲的概念第一次被熟知。然而作曲是什么意思呢?与所有富有创造性的过程一样,作曲要求你必须学会相关的理论、技巧和能力。现如今,中国对于所有作曲理论和作曲技法的教学100%基于西方的教学模式和书面教材。这一做法极度令人无法理解,在向中国普及作曲概念的过程初期,人们最初的想法是借鉴已经建立起的西方作曲概念。但不幸的是,后来整个作曲体系都身陷其中。在中国的音乐学院里,人们学不到“中国作曲”,“中国作曲”的理论也脱离了它本该成为的样子。于是,结局显而易见:几乎所有从中国的音乐学院毕业的作曲家只会“说”“西方的音乐语言”,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在音乐中讲中文”。所以他们应该做些什么呢?他们极力地宣称自己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中国文化,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作品的听众依旧少之又少,在中国是这样,在国外也是如此。

我想要再次明确一点,我并没有针对这一现状责备音乐家们。中国音乐的现状并不是由于中国音乐家缺乏创造力或是不够聪明进而导致了他们没能找到自己的音乐语言而造成的。这是一个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关乎历史和社会结构发展的过程。那么我们要问问自己,我们能做什么?一些人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我就做我喜欢的音乐。”没错,这样的想法在个人层面上完全可以。但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那就是中国的音乐家其实很在乎软实力,以我一开始描述的那种方式在乎着。

这篇文章主要提出了问题并分析了现状。但我们需要的是答案,是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和如何创造出新的中国之声的方向。作为一个作曲家,我已经在我的作品中找到了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我想应该让它们来为我发声。作为一个教育家,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帮助其他的作曲家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与众不同的且扎根于中国文化的声音。我相信我们能做的有很多,但我们的开始必须要伴随着极强的认识。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国在音乐方面的软实力是欠缺的,因为中国的音乐市场缺乏生命力且没有对中国的认同感。所以,针对这一现状,我们既不是要将一些大型项目推向国际舞台也不是花很多钱在把中国艺术家送到国外去代表中国上,而是首当其冲地支持中国音乐的自我创新。如果这种方法在现有社会结构下行不通,比如说音乐学院(它们已经身陷于那些尘旧的理念当中),我们就需要想想是否还有其它办法能使年轻的音乐家们明白中国音乐是什么或是它应该成为什么样。

我确信中国音乐有极大的发展空间,一个崭新的并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一个能够促进世界文化发展的声音。我相信中国的软实力和中国音乐将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知道,在中国音乐中依旧有类似当地风格、演唱技巧、旋律形态等很多宝贵的东西等待着我们去发现。若所有的精华都被用于新的声音和音乐形式,中国音乐将会有一片美好灿烂的未来。

 

周阅读排行

  • 新广告法资料:极限词(违禁词)汇总

    与“最”有关 反正不要带“最”就是了! 最、最佳、最具、最爱、最赚、 最优、最优秀、最好、最大、最大程度、 最高、最高级、最高端、最奢侈、 最低、最低级、最低价、最底、最便宜、史上最低价、 最流行、最受欢迎、最时尚、 最聚拢、最符合、最舒适、 最先、最先进、最先进科学、最先进加工工艺、 最先享受、最后、最后一波、 最新、最新技术、最新科学

  • 2017戛纳国际创意节——体验与理解

    2017年的戛纳国际创意节在六月如期而至。本次设计以蓝色手绘风为主,清爽宜人,门口赫然一架黄色摩天轮,色彩鲜明,也大展赞助商的土豪洋气,它预示着这里将毫无保留地奉上一场盛宴:影节里的创意风景和影节宫外的滨海风光,一个都能错过!

  • H5究竟会火到什么地步

    H5忽然火了。这项于2004年被正式提出的HTML语言的第五次重大修改,过了十年之久,才算在互联网世界中火了起来。在中国,无论是早期腾讯在推其浏览器时,还是后来百度为了打破APP的不可搜索性而力推H5,都没有将之引爆。倒是最近随着微信越来越火,H5也火了起来了。

  • 在戛纳,遇见__?

    每年,戛纳,多少人为六月的一整个星期慷慨赴约。来之前的种种假定和猜测,部分变为真实,部分化为乌有。作为中国广告业界第一本专业广告创意杂志,中国广告也尝试用新的触角,与更多的人,更丰富的文化,更多元的视角,更立体的思维邂逅,让相遇幻化成一个个惊喜。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