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骆意不绝 > 详细

迟到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   |   时间:2016-03-08
文明社会,就是一个强调契约精神的社会。
比如开会、见面能否守时,就是人们平素是否遵守契约合同的标志。
日本和韩国,都是对守时非常在意的。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日本公司主办的小型研讨会,由于路上堵车,我赶到会场时,已经距正式开会的时间晚了十几分钟,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儿,但我发现,自己进入会场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沉着脸盯着我,仿佛我欠了每个人一大笔钱,今天必须要还债。会议主办方还比较照顾我的面子,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我迟到原因,说因为“路上堵”,但这也似乎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与会者的理解,大家的脸依然沉郁。散会之后,翻译告诉我说:参加会议的日本人,都很准时到会,因为,他们不认为“路上堵”是导致迟到的正常理由——你既然知道路上堵,为什么不能提前出发呢?
不过,在德国人看来,不守时并不是指单纯的迟到,而是你不遵守约定的时间——就算你提前到了,也是不礼貌的。我有一次参加德国朋友邀请的家宴,结果,因为交通出奇地畅通,我比预定时间早到了半个多小时,于是,我摁了主人家的门铃,没想到,开门之后,已经衣冠楚楚的主人一家,依然满脸尴尬,原来,这是女主人正往餐桌上摆放餐具的时间,我提前进门,就会看见这一幕,她觉得把自己的忙乱展示给客人看,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我又被人家用眼神暗地里埋怨了……
其实,我对德国人严格遵守时间习惯的了解,还要始于二十几年前,那时,我还在一家大型国企担任干部,有一次我随领导出访慕尼黑,我要与德国方面商讨一个政务晚宴的安排事项。负责接待的德国公司,多次要求我确认中方领导的年龄、身体情况,以便计算他从台下的座位处走上舞台,具体要用多少秒,从而好选择是播放音乐A还是音乐B,同时,还要我必须模拟一下这位领导的语速,统计祝酒词的总时长。我对这些琐碎的要求,真有些不耐烦,尤其是对祝酒词这部分时间的掐算,我认为长一点、短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德国人不得不详细向我解释:这是因为后厨烧制主菜和服务生将餐盘送达客人座位的时间,将决定菜品的热度、口感和滋味,所以他们必须要如此精算,以保证晚宴中客人能享受到最佳品质的服务。
我那时才搞明白一个道理:精细、准确,正是一个真正的工业化社会的重要表征。
实际上,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迟到的人,但在中国,习惯于迟到,却是生活中必须保持的一种“良好心态”。
也许,按照我们这个社会的逻辑:不忙的人,一定是无用、也就是没什么出息的;忙,就代表你有社会价值;而越忙的人,就越有可能将微小时间的误差累计并放大……所以,在各种会议和聚会时,那个最重要的人,一定应该是最晚来到现场的。于是,大明星或者大领导们,便理所应当地拥有了“天然的”迟到的权利。而来得越早的人,说明你越没有社会地位。
事实也证明,凡我在中国参加的会议,特别是各类论坛,只要不具备“国际性”和重要的“政治性”,基本没有准时开始的,而最普遍的理由,也往往就一个:等领导!
更有意思的是,越晚来的大领导,也越是在会议上停留时间最短的人——秘书们的统一说法是:领导还忙着赶下一个“重要安排”,讲完话、或者剪完彩,马上就要离开。参加会议的各位知识分子,一般都属于“不解风情”的,一方面,凡要在会上发言的,都特别希望有大领导参加能为自己的学术表达“背书”;另一方面,让他们失望的是,等到他们该演讲的时候,那些被等了半天才姗姗来迟的大领导们,早就念完了秘书们写的“致辞”,一溜烟地提前走掉了。所以,很多本来最该让领导们听到内容的论坛,最后都成了文人们典型的“自娱自乐”,难怪有人略带嘲讽地说:许多领导们之所以在学术上“没长进”,全是因为他们来参加学术活动,一直只听到自己讲的,从来没听到别人说的,久而久之,焉有不“用进废退”之理?
好像有位先贤,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浪费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
生命最可宝贵的,不是别的,就是时间。无论权力、名誉和金钱,其终极目标,都是控制人的时间,或者说,是在各种交易条件下,用别人的时间来完成自己不屑于做的事、从而实现自己的梦想。从这个角度上,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人类制度上一切奖励和惩罚,最终都是以时间做为“交易成本”刻度的——譬如,奖励说到底,就是拿多出来的资源交换他人的劳动做“时间替代”,而最严厉的惩罚,即褫夺你的生命。其实这种“吸星大法”在我们许多人看来,就是所谓的“成功学”——不择一切手段,占据或控制你的时间,只要让多看我一眼,哪怕就一秒钟也好……咱就算没好事,难道还不能制造些丑闻吗?无论是你的意乱情迷抑或冷嘲热讽,都是我延年益寿的丹药!
尽管已看穿如此,但许多领导们还是继续着这项“谋财害命”的事业——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父爱的模样:希望大家别迟到,早到早完工。
十几年前,我有一次与法国某电视机构合作直播的经历。我们的领导,永远要我们中方工作人员提前七八个小时到现场准备,于是大家起个大早都赶来了,但因为管理效率低下、程序条理不清晰,又不知道该干什么、怎么干,经常是乱哄哄一窝蜂地做了一堆事情,最后,又不得不返工重来,片场充满了我们的抱怨声。而法国方面的工作人员,却总是只提前一两个小时来,但工作条理清晰,虽然每人都累出一身大汗,但极富成效。直播预演结束后,我们的领导很高兴,说:“为了明天的成功,大家今晚一起吃个饭吧!”没想到,许多法国人却婉言谢绝了,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你们花钱,只是在工作时间雇我做事,其余的时间是我自己可以支配的,我们还要陪家人、陪朋友、有别的事情做,而且,今天如果因为吃饭熬得太晚,明天还有什么精力投入直播工作呢?如果把“庆功宴”也当成工作中的一项,那么,请你们另外再单付费……
这件事,算给我这辈子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的一位同事,当时就对我说:“看到了吧?这就是职业精神。“我苦笑着说:“唉,人家早就说了,西方人干活是累而不苦,中国人干事是苦而不累。”此时,领导恰好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吩咐道:“记住,明天早来,千万别迟到!”

周阅读排行

  • 为什么说你的产品创新是徒劳的?

    产品创新,是领先者巩固市场的手段,也是后发者弯道超车的法宝。但是,并不是所有产品创新都是有效的、有益于市场和企业利润的。对产品创新狭隘的认识,过分地迷恋技术而忽视了需求本身去创新,是市场效率和市场机会真正的屠刀。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 公关人的转型和职业归宿

    没有什么行业比公关更多变,更令人困惑。 公关人的这个问题不停地跳出来: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做到最后能怎么样?要不要转行,什么时候转?

  • 快时尚,慢生活

    快时尚已经融入大众消费者的生活,品牌之多,如ZARA、H&M、GAP、UNIQLO、C&A、M&S、UR等。所谓快时尚,英文为“McFashion”,以麦当劳式的快速贩卖方式,将时尚变为快消品,将平价与奢华结合。快时尚的关键词,在于“快,狠,准”。所谓“快”,就是产品更新快,“狠”,则是品牌竞争激烈,“准”,预测准,抓得住流行趋势,且使得消费者能产生“瞬时购买”的行为,这是快时尚品牌不可或缺的支撑点。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