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骆意不绝 > 详细

骆新:配合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   |   时间:2016-01-22
做了20多年媒体人,我大概也算形成了一些属于自己的“风格”,但我从未想过要“总结”一下——譬如开个什么“骆新主持采访风格研讨会”。
但既然总是不断地被人问及风格问题,我就不得不溯本追源一下,讲一个40年前的小故事。
那是1976年,我才8岁,上小学二年级。因为我生活在北京的一个国家机关大院,那时候,中国还没有改革开放,“外事活动”往往被视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事件,而我们机关子弟小学,就经常被指定为外国友人来华访问时参观的“重地”,且几乎每周都会有一场接待任务。我们这帮孩子,从小就被培养出了一种表演天赋——需要会唱许多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和亚非拉国家的歌曲,无论是上课、游戏甚至上厕所,都要拿出一种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展示给来访的各国贵宾,让他们看到一个个中国少年儿童的“幸福状态”。
有一天,又有一个参观团来访,哪个国家?忘了;谁陪同?也忘了。对一个孩子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表演是不是像真的一样”。
我们按照原定计划:集体欢呼雀跃。用我们背了一个星期才学会的这个国家的语言呼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和一些同学齐刷刷地跑上前去,为每个外国贵宾和陪同嘉宾戴红领巾。我那时负责戴的人,是中国的一位陪同的领导或者是名人。究竟是谁?我也记不清楚了,好像是位相声演员,戴好红领巾以后,我就要“欢快”地拉他的手,把他拉到大礼堂,观看学生们和部分专业文艺工作者给访问团表演的节目。
进入礼堂以后,第一排,我们一个小朋友隔着一个大人坐,演出永远是成功的,气氛永远是热烈的,我们的表情永远是幸福的。可这时候,坐在我身旁的这位叔叔,小声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今天这一切,你们是不是准备了很久啊?”我怎么回答?我嚅嗫着说道:“是老师让我们这么做的!”但这位叔叔又紧接着问了我一个问题:“小同学,你真的喜欢这样吗?”
说实话,这个问题彻底把我问懵了。我现在已经忘了,自己当年是怎么回答的,但这个问题,却如影随形地陪伴了我后来的这40年……
是啊,我真的喜欢这样吗?
这个社会,处处强调“配合”。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你要“懂事”,而所谓懂事,说白了,就是配合——别让人太难堪,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既然我们承认哲学上“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的这一命题,主张“和而不同、求同存异”,本来也属正常。可是,“配合”的时间长了,“异化”便在所难免:只许求同,不准存异,只要集体主义,没有个人精神,只能有一个标准答案,不能有其他的杂音……请问,你真的喜欢这样吗?
前不久,正好是“上海十大杰出青年”评选,作为以往的“杰出青年”,我也忝列评委,要给候选人提问。有人问我:你素来尖锐,你若提问题,肯定会让候选人非常难堪,会毁了他们的。我回答说:如果一个杰出青年,因为没能回答好一个问题,就被毁掉了,说明此人完全不够“杰出”的资格。
什么是真正的好问题?就是必须直面现实的问题。首先不回避,才能证明你是否有承担。“你认为责任重要、还是荣誉更重要?”“你如何能够将家庭与事业相平衡?”在我看来,这些都属于“配合式的共性问题”,看似提了,但并无具体所指,让候选人脱离了各自的领域和工作实际,反倒不能凸显其独特价值,所以,这样的提问就像“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你自己,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样,毫无意义。
我的提问很直截了当。有个姑娘,是一名上海地铁的工作人员,在人流量最大的“人民广场站”值班,每天要干的事,很琐碎,但她有一件令自己很骄傲的事情——她说,我在人民广场站搞了一个“音乐角”,请了上海很多著名的音乐人和专业乐团,在地铁站内,周期性地举办短小精干小型音乐演出。我针对这个细节,马上就举手提问,我说:地铁站从来都是以疏散客流、保障乘客安全作为第一要义的,但你却在人流密度如此之高的地方,搞音乐会,你这究竟是帮忙呢、还是添乱呢?
我这个貌似“不怀好意”的问题,甫一提出,现场就爆发出的一阵热烈的掌声和笑声——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有价值的提问。
也正是因为这个“不配合”问题,给了姑娘认真阐释理念的机会,她的回答也很有见地:“乘客不是物,而是人;而人类社会的秩序,往往来自尊严,而艺术,恰恰张扬了对人格的尊重……”大概正是因为她的回答从容不迫、且另辟蹊径,最后,这位姑娘脱颖而出,终于当选了!
什么是真正的配合?有问题,能够去解决它,就是配合;有固化的程式,敢于去打破它,就是配合;奥运会上,既然“更快、更高、更强”是目标,那么努力夺取锦标、超越自己,就是对运动会本身精神最好的配合,而不是总是一味叫嚷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认真比赛,就是给对手最大的尊重,也才是真正友谊的源泉。
许多中国人所谓的“配合”,说到底,不过是要求大家忽略现实问题,照顾好自己的心情和面子,不仅于理无据、而且于事无补。
一个不愿意回答现实问题、不愿意面对人生困境的个人或民族,是不会赢得真正的尊重的。
至于谈到人际关系中的“配合”,允许我再讲第二个故事。
我上中学的时候,曾经是北京市一家著名的中学生组织的负责人,前不久,我们这个组织成立30周年,大家在北京搞了一次聚会,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的老同学们都相见了,相谈甚欢后,集体决定搞一个微信群,从第一届到第五届成员,我们凑了近200人,真是不容易——我们今天许多人都50岁了,而我们认识的时候,才只有十几岁啊。于是,大家在群里是无话不说,就像失散几十年后、找到亲人一样兴奋。
但是,我们这个群,不到一个月,就分裂为五个群,因为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人开始互相辱骂,你是五毛,你是美分……关键就是观点不一样,也许我的表达比较温和,我被先后拉到五个群里面,就这样看着他们互相攻讦,我很难受,就想,为什么会这样?关于此事,《中国新闻周刊》的主笔杨时先生还曾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你不要搞错——朋友分两种人,一种是价值观朋友,一种是情境式朋友。价值观朋友经过漫长的时间检验,同气相求、同声相应,可以彼此宽容、理解、帮衬。而情境式朋友,只不过是熟人而已,所以,万万不可用要求“价值观朋友”的标准,来要求“情境式朋友”。
我们这几百个人,彼此分开至少有30年了,就算30年前曾经有共同的理想和梦想,共同的教育背景,共同的生活环境,但30年后天各一方,有人远在其他国家,有人长期就在中国,这里面,有海归,也有土鳖,有官员,也有草民,有对社会充满希望,也有充满仇恨的,你怎么可能希望,对一件事情大家都会有一致的看法呢?何况微信跟互联网表达的门槛,是非常低的,它会让你有话就直接讲,你当着我的面,还不一定说,但是在微信群里,说也就说了,但你没想到,你许多话,说出来,就结仇恨,一结仇恨,就分家了,分家后,就不断拉人站队,最后就形成不同的阵营,公开对立。这就是我们错误地把情境式朋友当作是价值观朋友的痛苦。
今天看看我们周边的同事们,你会发现,你们是在一个办公室上班,但是吃饭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在看手机,有的领导就不满意,我们是不是一个单位的人?我们是不是一个大家庭的人?大家在一起吃饭,你们都不放下手机,我们为什么不能沟通一下?……但我想说,就算是一个单位或一个家庭,那也是是因为时间和空间的特殊性,暂时把你们联系在了一起,但是,你们真的是价值观相似的人吗?当然不是,夫妻都可以同床异梦,父子都可以反目为仇,同志都可以薄情寡义,人与人之间,有如此巨大的差异,但我们的传统理想和陈旧的教育方式,却一再告诉我们,我们都在一个集体,这个集体必须让我们获得同样的价值观!
这才是对我们最大的欺骗。
当您孩子拿手机跟朋友聊、不跟你聊的时候,他长大了,他有他自己的朋友圈子,你不要用你的方式,让他放下手机跟你聊天。你得想想,是不是你和他们没有找到共同语言?你跟他们有多久没有沟通交流了?
我们的距离有多远?绝不亚于火星到地球的距离。当你遇到美国人,你跟他讲夏洛的故事,美国小孩子大多是被夏洛这样的故事所影响而长大的,他一定会和你有亲近感。但是你问中国的小朋友夏洛是谁,不知道,他只知道“夏洛特烦恼”。美国人知道夏洛,就像你中国人知道孙悟空,你谈孙悟空,美国人不知道你谈什么——你们没有共同的语言。我们总认为,我们看到的世界,就是全世界,实际上,你跟对方的世界,离得很远、很远。
价值观朋友大多是靠多年的共事而获得的,情境式朋友,我们也可以通过增加情境交流的可能性、渐逐争取成为价值观朋友——即使不能实现,保持情境状态下的相处,不也是挺好的吗?
不要总是责怪你的孩子,不要老责怪你的员工,孩子不能理解你,员工不了解老板的痛苦。你能不能努力跟孩子达成一致?你用高高在上的方式表达,谁愿意成为你的朋友?朋友是什么意思?首先是平等。我的朋友美特斯邦威的周龙先生,当年投资《奇葩说》,主持人马东的年龄,跟我差不多,但是马东说,他做《奇葩说》,他发现这一帮穿得很奇葩,活得很奇葩的年轻人,马东说,我也要奇葩表达,因为我们要争取90后观众成为我们的朋友,马东甚至把美特斯邦威的广告,都采取了用90后更加接受的方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里是由最时尚、最时尚、最时尚的美特斯邦威独家冠名播出的《奇葩说》。他一点也不装了,我就告诉你,这是广告!
我们这一代人太装了。所以我们不敢提问,不敢表达,同时也不愿意理解对方的想法。
有一些人成功了,经常会被问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因为有了钱,才有时间交朋友,还是因为交了很多朋友,才导致有钱?
巴菲特的回答是:当然是因为后者。正是因为我交往了林林总总很多人,我才了解了“信息差”,我才能利用这些信息差做投资。
同样,作为记者,我正是因为认识了许多人,才能够真正体会到世界的千姿百态,我才能有更宽容方式对待公众。你越愿意和那些没有机会交往的人沟通,他们就会给你提供更多平常你接触不到的思路和机会。强关系不一定带来机会,强关系只能让你变得越来越狭隘,反而是弱关系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开放。我们的改革靠什么?是开放,没有开放,所谓改革,就是瞎改!
互联网颠覆了一切优越感。你如果有一个积极的心态,又懂得和更广泛民众建立紧密的交往,你愿意面对最真实的问题,又保持有一种独立于群体的自我空间,那就是一个最好的状态。
我认为,基督宗教的十字架很有意思,我拿它来比喻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一横一竖,一横是代表人与人的关系,一竖是代表人与神的关系,我认为,社会关系的建立,首先取决于一竖,这个竖有多长,上面就可以附着有多少横,如果这个竖都没有,那么无论你拥有多少“横”,都是一地鸡毛而已,所以你受到别人尊重不在于你有多少权力、金钱、名声,而是内心深处有一种愿意追求超乎世俗之外的东西,这种努力,也是使得你之所以是你、而不是一个动物或是众生的重要依据。也是你自主创新、形成你自己风格的核心。所以,时尚界有一句名言:“潮流在变,风格永存。”

周阅读排行

  • 红星美凯龙:成长模式决定了出路

    我们在进行营销企划时,总会涉及到多方面全方位的研究,比如核心价值探寻、产品创新、产品卖点、价格调整、渠道拓展乃至于探寻借势的机会,服务的机会等等。看起来事无巨细甚至略显纷繁,但是我们却始终能保持清醒,并将那么多工作有条不紊地纳入一个完整的营销体系中,为什么?不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是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企业的成长模式服务的,确定了正确的成长模式后,才能为其配置各种合适的武器和弹药。

  • 认知失调与品牌信仰

    1954 年9 月,一个叫玛丽安的家庭主妇在美国的一份报纸上宣称,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她一直接收到一个叫克拉利昂行星上的生物发来的消息,消息里说在1954 年12 月21 日,整个北半球将被一场大洪水淹没,到时外星飞船会降落在地球,解救少数有坚定信仰的人,剩下其他的人都会被淹死。随后玛丽安夫人笼络了一批人,定期聚会,举行各种虔诚的活动,并等待飞船的来临。一个邪教!

  • 论“中国元素”

    前一段徐晓东对战“雷公太极”创始人的格斗视频在网上火得一塌糊涂,我等吃瓜群众看得也是津津有味,众多闲言碎语中说得最多莫过于此战可能会影响太极作为中国文化标签的形象,当然是否影响不在本文关注之列,但此说法倒是勾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说太极被视为典型的中国元素与中国文化的标签,那么中国元素到底包含了哪些内容?这个问题看似稀松平常,但如果想掰扯清楚,还真是要费一番口舌不可。

  • 叶茂中:反差与广告文案

    我们所说的“广告语”就是当品牌与消费者擦肩而的过那一刻,最有机会撞开心门的干练表达,一句优质的广告语不论在哪个时代,都肩负了打开消费者心门入口的使命。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