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广告营销界抗疫报告 > 详细

疫情之后的经济形势和企业选择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袁岳   |   时间:2020-04-26



   编者按:本文系CIFC普惠金融开放平台针对疫情过后的经济形势和企业选择,特邀零点有数集团董事长、CIFC首席数据官袁岳博士在CIFC普惠平台@思董汇所做的演讲,本刊对原文有删节。



   疫情之后,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改变了经济社会正常的运行规律,也改变了很多人的收入预期。


   零点有数有关数据和研究表明:疫情后收入预期的一般下降幅度约为10%左右,金融机构员工预计收入下降幅度会达到26.6%;关于消费支出水平,有一半消费者表示,基本上不会改变家庭消费支出,这样一来,带来的变化就是消费信贷的增加。总体来说,2020年使用消费信贷的用户比例比去年同期增加17.6%,其中26-35岁的人群对消费信贷的需求变得特别明显,更多的用户会把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应用在自己的日常消费方面。尽管有人会选择在某些消费领域考虑降低支出,特别是男性在餐饮、衣服和电子消费领域,女性在旅游度假、休闲产品和服务领域。不少消费者认为,如果金融平台及机构在目前的情况下能够采取一定的人性化举措,有助于加强消费者对信贷机构的认可度。这次疫情对于空间类小微商户的冲击比较大,因此,普通的小微商户在生产经营上面,对资金的需求同样会放大。企业现在遇到的最突出的问题主要是“四个链”。


   第一个是供应链。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防控疫情的最主要方法是隔离和围追堵截。这种方式在人员流动方面有较强的合理性,但是客观上堵塞了其他行业,比如说物流就堵住了,对供应链关键节点的阻碍导致了整个供应链停转。


   第二个是人员链。口罩不足,我们现在实际的产能,目前大概一天生产1700万只。但是我们国家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大概1200万人,平均一天消耗两只口罩,一天就要用2400万只口罩。


   第三个是价值传递链。大量的线下小微企业,尤其是做空间类的,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对人员和经营核准许可管制的要求都非常严格、无法开业,就没有现金流,所以对于大量的尤其是以空间为经营场所的这类中小企业,现金流不足以支撑三个月。事实上,三个月的经营是一个企业最低的保障线,当你三个月没有进账,就不能还贷。所以现金流的问题导致了大量以空间为经营的中小企业,改变了自己的债务结构,从而极大地改变了它的信用和风险特征。


   第四个是政策链。小微企业得到政策支持的可能性很小,政策选择会加剧开复工和整个疫情防控背景下的经济困难。以北京为例,光小米、360等大概十五家公司,就先拿了150个亿,实际上,可能放出来的额度,最后都被较大规模的企业拿走了。


   所以当这些问题提出来的时候,在开复工和整个疫情防控背景下的经济,它不完全只是自然所导致的一些困难,政策选择会加剧某些困难。小微企业本来承受力最弱、现金流最差、本钱最少、各种博弈能力也最弱,而它得到政策支持的可能性又最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在开复工过程中和我们未来三个月的运行期间,小微企业的遭遇可谓雪上加霜。


   产业和经济的未来发展方向


   我们都非常关注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医药等等,每个地方都希望能够往这些产业靠拢,北京和上海,因为政府的财税收入能力比较强,投入能力也会比较强。但是对绝大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所在的地区来说,其实这些产业投入多,产出少,它并不是我们看得见的未来经济增长点。如果用5年作为一个周期来看的话,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落地,周边平均需要有12座城市、12所大学,才能够支撑它的人才需要。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绝大部分城市不符合要求。我发现很多地区都在搞“十四五”规划,这“十四五”规划真的就只能围绕着刚才我们说的那几个产业概念搞吗?像上海各个区县,它有远郊区,有近郊区,有中心区,比如奉贤的东方美谷,聚焦于化妆品,现在跟其他的区域比较,化妆品的确是它的一个亮点。这次的疫情恰恰告诉我们一件事情,很多有基础价值的产业,可能是我们这个地方更靠谱的产业。


   比如说中国的包装食品产业,我们目前还缺少安全和高品质的食品真正的保障,但是如果有一个地方的政府,能够把食品科技和食品包装产业当作主导产业发展,那么其发展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提倡D2C(direct to consumer):用新的方式重新组织企业与消费者,即在线和消费者共同探讨,在线让消费者获得更多关于这个领域的新知识,是一种新的服务方式。



   在每一个消费品的领域中都有革命性的机会,大家都知道宝洁公司,很多中国人的日化消费品都从宝洁开始。但在过去的十年间,它的每一个产品都有一批D2C的公司与它竞争,因为这些公司有个特点,只做牙膏,或者只做一次性剃须刀。而宝洁总共有200多个产品品类,每个品类有50多个主要的产品,每一个主要的产品都有5-6个D2C品牌攻击它,所以宝洁由过去一个很前沿的品牌,变成了一个比较老气的品牌。


   其实D2C的改变不仅用上了大量的交互技术、信息化技术和数据技术,并且用上了大量的新材料。美国一个很著名的D2C的软件公司叫奥贝尔,它在上海已经有了专卖店。这个公司就是极大地改变了材料技术的应用方法,它能够把各种各样的植物纤维加以应用,制作成为各种各样的鞋子。所以它的软鞋不只有居家的,还有运动的、时尚的、表演的等等。


   它的卖法也很有意思,就是通过线上线下的渠道,让人们知道为什么各种各样的植物纤维适合用作不同的功能,以及它对身体的有机价值感。这种D2C的产品,在各种各样的领域,在全面地改变美国市场。


   中国到现在为止,D2C只是开始萌芽。原来我们预计2020年是中国D2C技术发育的元年。因为疫情,人们会更多地借助于网络及在线服务,我们在做这次疫情分析时,一个坐标轴叫做聚集度,表示消费者买东西是集中到某个地方买,还是可以分散着在网上买。另一个是移动度,人们是跨很远的距离来买东西,还是坐着不动,就可以拿到东西。一个叫静态、一个叫动态、一个叫群体、一个叫个体,由此我们就可以预期员工或者企业今天受冲击的大小。如果顾客既是一群人,同时又是远距离跨越的,比如飞机或者高铁上的顾客,就会知道它受冲击较大。D2C极大地鼓励着在线化,此次疫情中,在线化成为很多企业崛起的机会。



   传统餐厅今天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比如有一家企业做中央厨房,它本身不需要面对消费者,但是它的员工是集中在一起生产的。过去的服务方式,一旦前端客户出现状况,比如小南国不能开业,马上就受冲击了。但是他们在年前做了转型,像年夜饭,八菜一汤全部做好,热热就可以吃,这对35岁以下的人很有吸引力,很多年轻人本来就不会做,除非跟父母一起过年,否则在外面如果订不到年夜饭的话,就没得吃了,所以这就是商机。这次三个月的疫情期间会新增1.2亿左右的网民,逼着很大一部分人群在线上消费,为新技术和新经济形态的消费服务准备了通道、人群和生活方式的基本态势。


   金融服务需求变化的核心


   第一是对于2C意义上的消费信贷发展。尤其是聚焦在新中产和具有稳定收入的年轻人群的消费信贷。第二是新型消费品、新型消费服务及渠道的创造。比如一条,它非常擅长做线上视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发展线下实体店,叫一条生活店,实际上在各个地方的表现还挺不错的。这一次疫情期间的三个月是不是就不行了?也不一定。我们从2003年SARS疫情的情况来看,5月中旬左右结束,然后到了6、7、8、9月,平均每个月的商品零售总额相当于前一年同期一个半月的总额。当时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报复性消费,我们也相信类似的报复性消费的效益,依然会在非常好的线下服务店持续。


   最近一家专门做线上图书馆,即数字图书馆的公司渐渐崛起,它为每个县做一个数字图书馆,花的钱不多,之前的推行很难。但是此次遇上疫情,反而使得它们的线上图书馆推进非常快,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已经达到过去一年的拓展量。


   还有一些领域,比如农牧渔业具有人员分散和顾客分散的特点,疫情期间受到的直接冲击较小。只要能够跟很好的渠道合作,如专门做生鲜配送的物流供应链,就能形成业务项目。


   制造业领域则会形成新的分流。有些领域比如防护设备和关键生活保障方面的产品,将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这类制造业需要让金融把链条连接起来。最大的风险就是小微银行面对小微企业,所以金融机构在防范金融风险传递方面,要用好数字资产、做好价值甄别、防止有价值的客户流失。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