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老勾新谈 > 详细

算法,是黑洞?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丁俊杰   |   时间:2019-08-01
伴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概念在近两年的热度上升,算法也成为各方关注的一个热词。对于算法这个概念的看法和态度,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认为算法的使用大大提高了信息传播的效率与到达的效果,尤其是在信息类别与用户的差异化需求匹配方面具备了前所未有的能力;另一类是认为算法的使用在实际传播中形成了一道认知门槛,使得普通公众无法清晰了解其中的运作流程,好像是在面对一个无法看到内部的黑洞。随着互联网服务的逐步普及,人们在享受技术所带来的红利的同时,也在本能上开始质疑技术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在这些反思和质疑中,与算法这个概念最为相关的就是算法黑洞,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


      一、存在的合理性


      将算法视为黑洞,是一种形象的比喻。因为大家看不懂,就像黑洞一样,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将算法视为黑洞的说法,一般来自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者较多,其实也不难理解,由于学科之间的差异导致对专业知识的了解程度不同,算法是黑洞这一说法更多地与科技伦理联系在一起。持该类观点的人认为算法会成为少数人控制多数人网络社会生活的重要工具,算法的滥用会造成新的网络生存权的不平等。

      对于算法滥用的质疑,有其充分的合理性。从目前互联网发展与应用的现状来看,算法在各大互联网平台和服务中的使用,已经产生了明显的负面效应,例如信息茧房现象,由于互联网内容平台根据用户对内容的喜爱和偏好构建了基本的算法逻辑,因此造成用户在长期的使用中接触单一的信息类型,最终会损害用户在信息上的自由选择权以及理性观点的形成。正是由于对算法拥有和使用权利的不平等,可能会造成在网络信息接触、媒介使用、观点形成、消费选择等诸多方面的巨大不平等。

      算法属于认识和理解门槛较高的专业知识,一般大众不大可能对它有一个清晰和准确的理解。可以说,人们对于算法使用后果的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也是人类面对新技术时秉持一贯的批判思维的必然结果。任何一项新技术的产生,在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也会产生很多负面效应,这种质疑的思维与声音有助于我们在新兴技术面前保持理性和冷静。


      二、源自何方


      将算法视为黑洞,这种说法虽然在近几年比较流行,但是本质上仍然是属于学科之间分隔的结果。以前在计算机兴起的时候,大众对于计算机的兴趣集中在使用层面,而对于背后的操作系统尤其是底层的程序语言与架构等方面一无所知。这种对于计算机的跨行业的无知与回避态度,是长久存在的,就像我们以前只会使用计算机操作系统而不太会去关心后台编程语言知识。毕竟电脑操作系统对于人类生活的浸入程度还不是很深,如果说以前人们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可以采取此类态度的话,那么今天人们对于算法的关注以及有关算法黑洞的担忧,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互联网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生活的巨大改造力。
      时下的人们生活在一张网中,这个网就是互联网。在这个网里,不仅有满足人们资讯需求的各类信息内容,也有舒缓人们紧张神经的娱乐元素,更有与大家每天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更为重要的在于,如今,互联网在向人类提供上述服务的时候,并不是被动地按照人类的需求来进行的,而是通过对用户行为痕迹的采集与分析来实现主动地推送,这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用户自己对于信息的选择权利。将海量用户的行为与内容数据转化为具体的服务形态,算法在其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没有算法的衔接,这些数据就是一堆杂乱无章的数字,也就谈不上开发出适合用户喜好的内容与产品形态。
      从某种意义上讲,算法成为联接互联网公司数据采集、产品开发与服务用户等一系列环节的关键要素,也是互联网平台与用户之间权利博弈的关键。谁掌握了算法,谁就控制了互联网当下权力的按钮,也就占据着事实上的主动。算法,不仅是互联网产品开发和竞争背后的主导性规则,也是互联网道德与伦理讨论的焦点。


      三、算法的本质


      既然算法是互联网权力的重要组成,那么算法到底是什么呢?它究竟是不是黑洞呢?
      我们来看算法的归属,即算法到底是属于哪一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很多人会认为算法是属于计算机知识的范畴,其实这是一个误区。我们看到的算法,更多是通过计算机程序语言来实现的,因而会给很多人造成一种错觉,即算法好像是与计算机天然联系在一起的。其实这是一个误区,算法思维本质上是管理思维,它的目标是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优解。当然对于最优解的执行落地会因具体的产品应用环境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最优解在商业层面的落地无非是追求最低解决成本与最高解决效率两个大的方面。以常用的地图导航为例,用户在前端界面看到的是一个地点到另外一个地点的路线规划,而产品服务背后则是动态规划思维的运用。比如我们如果要寻找北京到广州的最短路线,可以把中途可能经过的城市分为几个阶段,比如北京到郑州,郑州到长沙,长沙到广州。这样,要寻找北京到广州的最短路线,那么找到北京到郑州的最短路线、郑州到长沙的最短路线、长沙到广州的最短路线这三个部分即可。这种思维的本质就是把寻找大范围的最优解分成寻找几个分支部分的最优解,对于运算量的减少是非常明显的,能够相应地缩短平台对于用户导航需求的响应时间,同时也能较好地提升响应质量。
      在运用算法驱动产品开发与解决用户痛点的过程中,第一位的仍然是宏观层面的思维问题,即用哪种方式去解决遇到的问题。在地图导航这个产品上,如何快速解决用户发起的导航需求,最重要的在于找到一种快速寻找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的方法,而将大范围的最优解寻找分成阶段式的最优解寻找,无疑是在商业上最合适的做法。这样就兼顾了解决成本与解决效率的问题。大量的地理信息、平台用户数据如何在这其中转化为具体的服务内容,则是编程语言所要完成的。在业界的实践中,对于算法工程师的测试除了编程语言的掌握,还包括对解决问题思维的考察,这也说明了管理思维在算法搭建中的重要作用,可以说管理思维是主干,具体的编程语言是枝叶。
      算法的本质是管理思维,目标是寻找问题的最优解,它并不神秘,更不是黑洞,将算法视为黑洞是一种魅化科技的思维。只有走近它,了解它,才能知道它的所能和不能,也才能得出一个对它理性而全面的评判。

周阅读排行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 一句新广告语,一个新产品, 真的可以解决冲突吗?

    对于可口可乐来说,变革这件事对于它来说更困难些。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品牌,那些它积累下的辉煌,同时也可能是一个可怕的包袱。

  • 发挥领导力作用的必要性

    说到领导力,不可不谈的就是领导者。成功的领导者善于总结经验,善于向榜样学习,善于阅读,并有强烈的使命感。但若认为只有领导才具有领导力,那便大错特错了。就像中国的百家之说,每个人的领导力都各不相同,但这不同之中又互相关联,我们无法定义,甚至无法学习,只有靠不断汲取前人的经验,不断亲身实践,才能唤醒心中沉睡的意识。由此可见,领导力并非头衔、特权,而是一种能力。

  • 从众的领导

    这个题目有些别扭,但我的确想说明一种有趣,也较为普遍的现象,即领导的从众现象。你或许觉得:领导应该是领众的,怎么能从众呢?这没错,但不少领导,无论是机关,还是企业,从众的心态与现象随处可见,而这种现象若不专门拎出来讲一下,很多人或许到下台那天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位子上的从众领导,一旦离任他/ 她的“领导”性质便戛然而止了。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