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一叶知秋

叶茂中,24年专注本土市场营销,洞察本土消费者,24年来为200多家企业进行整合营销传播策划和品牌设计,创意拍摄1000多支广告片,迅速提升企业品牌与销量;2008年荣获国家工商局颁布的中国广告30年突出贡献大奖、2005年入选中国十大营销专家、2004年入选影响中国营销进程的25位风云人物、2003年入选中国十大广告经理人、中央电视台广告策略顾问、清华大学特聘教授。

  • 叶茂中:你支持我就反对 时间:2014-08-22    tags:叶茂中专栏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毛泽东:《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六日)。 这话听着挺反动,挺没道理,但其实,正是符合了营销差异化的理论:首先做到和敌人不同。......

  • 树敌:成功需要敌人(叶茂中) 时间:2014-08-04    tags:树敌 成功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中国人的成功经验是:人和。多个朋友,多条路,距离成功也就近些了。但身处变化迅速的竞争时代,朋友只能帮你一时,敌人却能帮你一世。......

  • 营销语境中的产品 时间:2014-03-11    tags:营销语境 产品差异 创新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产品这个词可以有很多定义,也并没什么官方和非官方之分,在这许多的解释之中,我最喜欢的是这一个:“产品是用来满足人们需求和欲望的物体或无形的载体。”......

  • 营销中的劝诱(之二)——诱惑 时间:2014-02-20    tags:董事长 广告策划大师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劝诱,是召唤,是诱惑。除了诱惑,我能抵挡一切! 劝,是一股强大的推力。诱,就是一抹柔弱的拉力。 如果说左脑是理性之脑,那么右脑就是图像之脑。主要处理声音和图像等具体信息,具有想象、创意、灵感和高速记忆和计算等功能,思考的是更多精神层面的图像。感性、直观。所以又称“感性脑”。要在右脑作战,要的不是证明,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情绪感染。 诱惑是似有若无绕指柔般。但事实上,这种拉力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却效力更强。如果说服的工作更多的给消费者施加强大的压力使其依从,进而认同,那么诱惑的手段,则是让消费者本身自然的去接受,去跟随,去购买。......

  • 叶茂中:营销中的劝诱(之一)——劝说 时间:2013-12-30    tags:叶茂中 专栏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这个时代没有圣人,如果你是,请绕道。欲望是人的本性,欲望带来需求,需求需要满足。这就是市场营销的基本规则,你想要的,我满足你。你不那么想要的,我逼着去满足你。其实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可能最无用的就是“满足”二字吧。......

  • 叶茂中:品牌如何“重复”? 时间:2013-11-28    tags:品牌 重复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品牌传播怎样进行重复?简单地说,就是两个字:“坚持”。复杂点说,就是四个字“不断坚持”。最简单也最困难,只要是正确的策略,不断的重复积累必定有一天会反射出价值。......

  • 叶茂中:品牌的真相与价值提炼 时间:2013-11-01    tags:品牌 价值 提炼     来源:叶茂中    分类:专栏

    如果说,产品竞争(性能,包装,价格)——物质及技术的竞争,对应了消费者物质层面的需求;品牌竞争(心理感受,明确的附加值)——精神及心理的竞争,则对应了消费者精神层面的需求。......

周阅读排行

  • 滋源:洗了一辈子头发,你洗过头皮吗?

    洗护发市场被国际品牌长期牢牢占据,它们凭借品牌和资金实力,通过科技、广告甚至是低价策略和收购策略,一直打压着国产品牌,在渠道上几乎形成垄断。 如何伺机突围,如何在突围后形成壁垒,防止强敌模仿跟进,用强大的实力进行收割?似乎滋源面对的,是一条不得不寻找破坏性创新的道路。而“无硅油”的诉求,为何能够撕开对手的马奇诺防线?

  • 公关部第一职能是什么?

    为《中国广告》写专栏两年了,对这样一本权威专业的杂志,我从不敢怠慢,每月开头仔细梳理思想,认真码字。不过有些朋友说你写东西不接地气,我们每天工作中真正烦的事情你怎么不讲?

  • 让我们聊一聊赛事广告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Zenith 发布的数据,本次世界杯中国企业的广告总支出以 8.35 亿美元位居榜首,占各国企业投入的总计 24 亿美元广告费用的 35% 左右。如此高的占比自然引来众说纷纭,有说中国品牌成了这场西方抵制的世界杯的接盘侠,也有说这些钱花得冤……就商业广告而言,在投入后评估收益(或利益)与意义是理所当然的,至于究竟是利益重要,还是意义重要,这或许取决于你从哪个视角看问题。


本周推荐